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最悲伤作文之后,有质疑更要有支持

最悲伤作文之后,有质疑更要有支持

8月5日的新闻1+1,白岩松访谈了与最悲伤的作文有关的几方人士,包括支教老师、民间组织、专家学者,并拿出了一份当地政府提交的调查报告,呈现了一些与这一事件有关的“事实”。
 
一、感受
 
首先说说这期节目给我的总体感受,虽然白岩松说是希望客观地呈现事实,而我的个人感受并非如此,尤其在看过这件事之后环球时报等平台的相关文章之后, 更难感受到官媒的客观。
 
 
新闻1+1:最悲伤作文发表以后|图片来源:新闻1+1视频截图
 
我感受到的 是官媒对民间组织不信任、且引导民众不信任的态度,也感受到官方和民间组织的对立。
 
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感受,有几方面原因:
 
1引导性的语言
在最开篇,白岩松先抛出了三个抓人眼球的问题:
 
(1)网上传播的似乎并不是孩子的原文,而是经过了什么人加工的。
 
(2)当地政府是否有作为?
 
(3)推出这则新闻的基金会并没有将所得捐款用于这个孩子。
 
观众质疑|图片来源:新华社
 
这三个很是迎合观众心理, 给出观众当下在内心构建“阴谋论”的空间,简直可以想象会有围坐在电视前的大爷大妈们此时会发现话题般地乐道一句:哈,这作文根本不是那孩子写的!
 
2有选择地呈现信息
虽然白岩松列举的情况可能是“事实”,但是公布哪些“事实”是经过了挑选了。
 
操纵舆论的方式并不一定是公布虚假信息,也可以是选择性的公布部分事实,而这些事实是有利于说明自己的(潜在)观点的。
 
节目显然大部分内容是在对民间组织进行质疑,主要集中在问题一和三上,后面又添加出了基金会是否有公募资质的问题。
 
而对于问题2的回应主要来自于当地官方所反馈的五页纸的报告, 报告中提到政府的作为只有每月发放六百多元补助一条,但是似乎仅仅这一条作为,就足以证明了政府的尽职,后面便不必再提有关政府作为的疑问了。
 
 
报告中其他被引述的内容都是对民间组织的质疑。例如地址、照片人物这种细节,所谓“非法办学、违法建设、不具有公募资质”等等“客观事实”,并且 仅仅是单方面列出了这些“事实”,而不给出具体的解释,很容易引导观众产生负面的印象。而不去深究的观众很可能会因为这些“印象”做出民间组织不值得信任的判断。
 
更重要的,如果官方的责任和目的是减少这一类悲伤的事情的发生,应该传递出的是为此各方力量做了什么,应该如何改进。对于作文是不是孩子写的这个问题,央视完全有能力提前了解实情,老师帮忙修改后让学生誊抄一遍这样的细节摆出来,对于解决社会问题不具有任何建设性。在时间有限的节目中呈现这类信息,除了想要引导出观众的某种态度,看不出有别的作用。
 
在天朝毕竟是缺少代表了不同力量的媒体,官媒就更容易影响观众的判断。|图片来源:百度搜图
 
当然,每家媒体有自己的立场无可厚非,信息必然是要有选择地呈现,不可能事无巨细,也很难有完全客观的新闻报道。但是 如果有很多不同立场的媒体,每家都选择部分信息呈现,拼在一起很可能是一个完整的图景。但是在天朝毕竟是缺少代表了不同力量的媒体,官媒就更容易影响观众的判断。
 
3呈现信息的方式
另一方面,当要证明自己潜在观点的时候,可以不直接说自己对,也可以将对方置于不利境地,通过让外人看到对方的“失误”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这个节目中,允许官方花时间用一个精心撰写的五页纸的调查报告来回应“质疑”,虽然被呈现出的证明了他们作为的只有一点,仿佛也已经回应了质疑,不再需要追问。
 
而对于民间组织的质询却要电话连线,当场进行,时间有限,摆出“你快给我回答问题”的态度。
 
 
 
 
这里又涉及到资源对比,力量悬殊的问题。
 
可以想见一家民间组织的公关能力和资源调动能力远远不可能比肩政府。政府可以一纸公文一个通知让调查就调查,说不定还有专门的公关人员。民间组织有的只有一群热情而“资源有限”的“理想主义者”,想要了解什么,自己坐着火车大老远跑过去吭哧吭哧地用脚丈量。现场连线CCTV,回应得也难以完美。
 
相信官媒明白这种力量悬殊,而采用有差别的质疑方式,把民间组织放入难以有效回应的境地,无疑是在加剧民众对民间组织的不信任。
 
4主持人的言辞
通过难以理解的词汇造成模糊的印象也是方式之一。例如对于资质的质疑部分,提到公募非公募等,但是并不对此做出解释,这样观众对这些细节到底是怎样是不会记得的,他们只会留下一个“民间组织没有资质就乱搞”的印象(先姑且不说现有的资质制度具体规定是否合理),而或许这也就是操纵信息的目的。
 
 
单方面列出一些“事实”而不给出具体解释,或许这也就是操纵信息的目的|图片来源:百度搜图
最后,王振耀明确说出“基金会拨款给民间组织开展项目是完全可以的”,主持人还是以一句“但是”结尾,不得不认为这节目的主旨就是要质疑民间组织。
 
二、对待弱势一方的态度
 
并不是说不应该质疑民间组织,民间组织就算资源能力有限也应该把事情做好,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就要接受建议努力进步,这绝对没错。
 
关键是你站在什么立场上质疑,以及你质疑的目的是什么。
 
菲兹杰拉德在大亨小传里说:当你批评别人的时候要想到别人并不一定都像你一样好命。
 
村上春树说,高墙与鸡蛋之间要站在鸡蛋那一边。
 
 
我很认同是要用同样的标准来要求民间组织的工作成效,就像在高考考场上,在就业市场上,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都会被同样的标准要求,达不到标准就会被淘汰。
 
你可以觉得合理,也可以觉得不那么合理。
 
如果你觉得不那么合理,你可能会愿意去帮助农村孩子,让他们能够有能力去与城市孩子竞争,也许你也会觉得平权法案之类的政策是有必要的。
 
当然你也可以觉得合理,用人单位不会因为你是农村来的而降低标准,还是会要求你具备应有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是政府,你不应该是用人单位一样的立场,你得做点什么改变弱势群体的处境。
 
现在政府做得不够,有民间组织来帮忙做;而民间组织自己也成了弱势群体,因为资源不够,能力有限,而要被有资源有能力的政府要一巴掌拍死。
 
就算不拍死,起码也没体现出支持的态度。
 
对于弱势的一方,质疑否定多于支持帮助。如果这是一个社会的大氛围,似乎有点悲哀。
 
 
三、建立合作关系
 
本来应该政府和民间组织应该有着共同的目标,双方的关系应该是通力合作,民间组织给政府查缺补漏,帮政府处理难以管辖的细节,政府应该帮助和支持民间组织发展能力,双方一起促进社会的发展,弱势群体状况的改善。
 
现在双方却好像成了敌对力量,还引导民众也不信任。实在无助于共同目标的实现。
 
你可以提建议,帮助改善,推动对话和沟通,加强交流和理解,但是不要单方面地引导不信任的舆论。
 
 
本来应该政府和民间组织双方的关系应该是通力合作,双方一起促进社会的发展和弱势群体状况的改善|图片来源:百度搜图
民间组织在很努力地做,你要监督,也要帮助,光是苛求也无助于解决社会问题这个共同目标的达成。
 
 
四、民间组织发声
 
我想,自己真的做了公益之后,反而没有以前那么关注社会新闻了,想来大约也有自我防御机制——不想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同时也觉得很难让别人理解,所以自己默默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
 
但是现在觉得,抵不住事情找上门来吧,谁知道下一个轮到谁。
 
本来我想,别人质疑就质疑吧,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促进自己。但是这一连串的官方态度看下来,觉得民间组织表明自己的态度发出自己的声音也是很重要的,否则最后可能被逼的没有空间,牺牲了,命都没了,也就谈不上改善进步了。
 
多元化媒体的愿望不可能很快实现,能做的就是从自己做起,尽量通过网络去发声,去表达自己的观点,争取对话和相互理解。
 
发声的目的是表达出希望:希望拥有话语权的,掌握资源的一方,能够创造政府与民间组织对话合作的契机,推动公众的社会参与和对民间组织的理解,建立各方的共同目标,分工合作,而非加剧对立和互不信任。
 
作者:Iris
企业转行来的公益人。住过深圳的“移民”社区,看过香港的公民社会,奔到北京找到个“事业”落脚。坐着硬座背着行囊翻山越岭,少了舒适和安稳,多了归属和冒险。渐趋理性和平和,避冲突,争合作,实事最重要,不做撞墙的事。而仍是见不得强权和冷漠,提醒自己莫忘初心,总有些坚持会一直伴自己远行。
 
 
*本文为NGOCN原创,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Iris。如需转载,请留言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网站: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