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不想“生活大爆炸”,你需要“危险地图”……

不想“生活大爆炸”,你需要“危险地图”……

 
原创组稿·编辑:鹿柴
 
53枚战斧导弹的威力,中国版“生活大爆炸”的剧情,谁都不想经历,主页君在经历这几天的资讯轰炸后,也在想,如果有这么一个地图,能告诉我们身边那些可恶的危险源那该都多好!当然,这不是“如果”,主页君能想到的,世界上这些热爱家园的聪明人都想到了。
 
2008年,一个名叫Ushahidi.com网站在肯尼亚建立,以地图的形式显示大选后的暴力。这个网站成为后来更多危机地图的原型。
 
2011年,类似的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在日本涌现,主要应用于福岛核危机后的辐射监测。
 
2012年,中国大陆的刘春蕾和同伴们,则基于百度地图API,开发上线了以“为公众提供住房周边危险源的查询服务”为宗旨的“危险地图”(www.weixianditu.com,后发展为上海青悦)。用户键入地点,“危险地图”就会呈现出该地点周围5公里或10公里之内的“危险源”。
 
主页君试用了一下危险地图app,速度有点慢,但收录城市不少。
 
“危险地图”中列出了全国多个地区将近6000多个“污染源”,包含涉铅企业、危险废物处理厂、石化炼油化工、飞机场、环保部重点污染监控点等多种类型。其中,垃圾焚烧厂信息超过80家,垃圾填埋场超过200家,涉铅企业超过1600家,全国重点污染源超过11000个。
 
上述数据的来源既包括官方公布的数据,比如环保部的年度重点监控企业名单,也包括用户贡献的内容——用户可以通过随手拍的形式,在微博上报自己发现的污染源;如果信息属实,也会被添加在这份“危险地图”上。
 
 
数据:“危险地图”最大的亮点与难点
这一次的天津爆炸事件,11日凌晨开始微博微信上就传来了不少的信息,关于伤员分布、避灾地点、免费紧急医疗等真实、紧急、有效的信息,但却十分零散,其中还混杂了不少谣言。
 
图片来源:新华网
 
 
13日中午,有网友使用滴滴打车的大数据,还原12号晚至13日早天津塘沽的交通状况,但是滴滴提供的数据,因格式问题,无法和其他数据整合在一起叠加分析,并没有产生太大的作用。
 
 
13日早上8:00-9:00,事发附近海港城的2600户居民陆续被劝离,投奔亲戚,或被安置在开发区第二小学,打车的人数激增了起来。
 
而政府的权威数据更是不好拿,在天津官方举行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听到记者问“附近民用建筑应与事故爆炸点安全距离标准是多少时”,与会官员没一个答得上来。连环保局局长都只能硬着头皮表示,“这个安全距离标准应该是有的”,但没法给出具体数字。
 
为了收集“危险地图”里的信息,青悦经历了非常多的环境信息公开的申请,虽然有《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环保部《环境信息公开办法》,但实际执行过程中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各个层面仍然有非常多的问题:
 
 
环境信息主动公开的内容格式等不统一,无专人处理信息公开的情况仍然存在
2014年8月,在做水环境数据调研时,青悦对水利部下属的长江、黄河、珠江、松辽等水利委员会的水质公开情况进行了调研,发现各个委员会公开的方式、文件的格式、内容等都有很多的不同。黄河水利委员会2013年的水质没有公开,电话催了多次,才公开了一小部分内容。而珠江和松辽等干脆都没公开,打电话过去也没人理。
 
 
环境数据的公开主体规定与实际矛盾
2014年9月份,在向环保部申请国控点空气质量历史数据公开时。环保部回复说,虽然是国控点,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六条,地方环保部门负责对辖区环境质量开展监测并评价。
 
以涉密等理由拒不公开
上海市环保局提出申请公开上海市空气质量历史数据,对方先是提出具体指标属于原始记录,根据环保部和国家保密局制定的《环境保护工作国家秘密范围的规定》,原始记录属于国家秘密,不能公开。后来又提出只有日均值才是环境质量的评价标准,小时均值没有意义,不予公开。
 
存在人为故意垄断环境信息,阻挠环境信息公开的情况
环保部的实时空气质量网站,不仅不提供实时和历史空气质量数据的下载,还用silverlight这种数字版权保护的工具和加密的方式来防止外部的工具访问。有的环境信息公开,使用pdf,图片等方式,导致再次利用非常困难。
 
 
想要更好的“危险地图”
我们可以怎么办?
“危险地图”人人都想要,然而环境数据开放,开展中挑战不断,作为希望它数据越来越丰富,使用越来越方便的用户,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1、积极行动,告诉政府你需要更多开放环境数据
实际上各地方已经陆续搭建起了开放数据平台,比如上海(datashanghai.gov.cn)、北京(bjdata.gov.cn)、武汉(wuhandata.gov.cn)等(主页君8月17日人肉亲测,以上三个链接都打不开),而在这些平台上均有数据需求表格可以填写,告知政府部门去推动相应数据早日释放到开放数据平台。同时,上海空气质量数据在今年已经全面开放下载,各地方不妨以此为案例,去推动地方环保部门开放下载本地的空气质量数据。
 
 
2、从自己做起,开放能够开放的数据
从一个小数据集开始,我们的NGO甚至个人都可以开始开放环境数据。比如各地都有所开展的测空气质量、测水质的一些数据,是否能够留存开放,以供未来再进一步使用?这些都是我们现阶段可以尝试去做的。
 
 
3、传播理念,向身边的同事、合作机构宣传开放数据
开放数据的推动离不开文化的改变,在大多数人不了解相应理念的前提下,想要去做相关工作,并让别人认同自己所做的开放数据工作就非常困难。我们不妨从身边人开始,向他们介绍开放数据是什么,普及其理念,说不定将来我们就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战友一同开放数据,从而能够更好地针对议题去合作。
 
*本文为NGOCN原创组稿,部分内容转自社创客《开放数据+众包监测=身边的危险环境地图》,高丰《对于开放环境数据的一些思考》。责编:鹿柴。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网站: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