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当她嫁给她,中国同志婚礼的背后

当她嫁给她,中国同志婚礼的背后

原创·作者:李麦子
编按:7月初,麦子结婚的消息不仅刷爆了朋友圈,也刷爆了许多主流网媒的头条,这是小编在3·7事件后第一次看到麦子出现在媒体上,带着大大的笑容与幸福,向全天下昭告:“我们结婚啦!”——同性婚姻在中国尚未合法化,她们的婚礼也面临着“然并卵”的质疑,来听听她是怎么说的吧。
 
『 本文为同行来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7月2日,我和陆蔓蔓选择在这一天结婚。这天不是周末,也不是选好的良辰吉日,只是美国最高院裁准同性婚姻合法之后的几天。美国同志婚姻合法后,全球都在狂欢,连走在特色道路上的中国也不例外,非常地鼓舞人心,到处散发着赤裸裸的正能量。
 
当举办婚礼的时候,很多记者问,我们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日子下选择结婚?
 
作者供图
 
 
西方同志运动风风火火,同性恋议题在中国大脱敏
 
那些日子,当微信群被美国的消息刷屏,我感受到的却是一种乏力。是呀,美国同志婚姻合法了,我的确感受到了美国文化在全球的影响力。可是,除了转发,我还能做一些什么呢?毕竟那是美国,一个距离中国有12个小时航程的国家,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向往却又太过遥远,还有太贵。
 
中国的同志运动也出现了新的生机,随着彩虹经济的崛起,一些商家开始瞄准这一市场,并且和一些同志公益机构开展合作。例如,有7对中国的同志伴侣,在淘宝网的赞助下,飞到美国,在美国官员和众人瞩目下完成婚礼仪式。
 
图片来源:搜狐网
 
在社会学领域里,同性恋只是主流社会的小众群体与话题,但在消费领域里,同性恋却成为强大社交能量与消费实力的群体,隐而不发,只是缺乏点燃其能量的产品导火索。
 
TA们此次旅程不仅仅是对个人爱情的见证,婚姻生活的开始,也让中国人看到了,婚姻权对同性恋的意义——生老病死的诸多项权利,都和这个老土的婚姻制度产生了盘根错节的联系。也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到,同性恋不能结婚,这是一个社会问题,这个问题需要被解决。
 
我从来没有想过结婚。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对婚姻制度有太多的吐槽。
 
即使在异性恋婚姻中,法律也使女性在婚姻中的处境很不利:房产证上通常是男性的名字;家庭暴力至今非常普遍,法律的救济不到位;结了婚丢了工作,离了婚失去一切。这些都让人对现行的婚姻制度没有期待。
 
而同性婚姻就更没指望了。中国婚姻法明确规定,婚姻限于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女一女”,“一男一男”不行!没有办法注册,法律就不会承认同性伴侣的婚姻关系,伴侣共同生活涉及生育,抚养,领养,遗产继承,保险,债务承担和房产过户等等各个方面都是没有保证的。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和你的伴侣共同贷款买了一套房,因为房产证上只有你伴侣的名字,后来你伴侣交通意外去世了,如果没有遗嘱,这笔遗产只能被她的亲戚继承。如果对方父母非常恐同,你甚至都不能出席她的葬礼,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怪不得同志群体的抑郁指数要比异性恋高呢。
 
 
没有法律的保障,结婚失去了很多固有的意义,同性恋是否结婚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所以我索性不去考虑这一点,直到事情发生了变化。
 
 
结婚的另一个原因:危难下的一语成谶
 
3月7日我因为策划“三八节贴贴贴”,一个反对公交车性骚扰的活动遭到北京警方的刑事拘留和讯问,长达37天。这37天对我来说是失去自由的,对当时的恋人陆蔓蔓来说是煎熬的,她的生活同样不自由。在3月15日,她写了一封明信片给我,似乎是为了给我在看守所的生活一丝希望,内容是:如果你出来了,我们就结婚吧。
 
我着实被这句话感动了一把,但是,自己并没有对婚姻生活很清晰的规划,所以四月份刚出来的时候,这个议题就被重提的时候,我有一些惊诧,可能还不到时候吧。
 
到什么时候,其实我也不知道。
 
后来美国同志婚姻就合法了,也许还有感情自然发展到了这样的阶段,经历了一些大风大浪,最后都坚持了下来,也见证了彼此的坚定,貌似有一种“就是你了”的感觉,所以就去结个婚冲冲喜吧,毕竟3月的阴霾还没有完全消散,我们都比较需要阳光。
 
 
作者供图
 
 
女同志结婚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同性恋
 
结婚的过程对我们来说,也是为了倡导中国同性恋的伴侣权益。同志婚姻是伴侣权益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的婚姻也是推动中国的同志平权。我们都是做女权和同志公益的,当然希望自己的行动具有社会意义,因此,我们在这样的时机选择了结婚。另外,我们也并不觉得需要举办很“正规”的婚礼。
 
在婚礼现场,餐费AA,一共只有三桌朋友,朋友们利用有限的资源布置了房间,看着比较像样了呢,真是感谢这些朋友们一直以来的陪伴!
 
 
看到同志婚姻幸福的背后,还有艰辛
 
在结婚前一天,我的一位亲戚给我发微信,说我不顾父母的脸面。很遗憾,我的母亲因为我父亲的反对,没能出席,后来她对亲家母表示,她其实很想来。看到这条消息,我的心情非常沮丧,出柜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得到认可。
 
 
我明白,亲戚们只是试图情感绑架我,让我放弃结婚的念头。我明白,没有人会因为我结婚而去死。于是我退出亲戚微信群,拉黑了威胁我的亲戚,关机再也不敢看微信。
 
第二天,我心情复杂的坚持完成了结婚仪式,有喜悦也有悲伤,有希望也有失望。
 
第三天,我们前往哈尔滨度蜜月,变相逃离了北京和亲戚的压力。
 
到了哈尔滨,简直像从炼狱到了天堂,她父母对我都非常的认可,对我们的关系也非常的支持。这让我紧张的神经放松了很多,我也敢于打开微信,查看消息了。
 
不生孩子又怎样,不和异性恋结婚又怎样?我们抛开了世俗的偏见,勇于承认并且接纳自己,我们的仪式鼓励了很多中国的同志们,让公众又一次看到同性恋,感受到同性恋的真实存在,了解到同性恋的对于生活的良好夙愿。不管是于我们两个人,还是于同志群体,我们都作出了自己能做的和应该做的,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希望有朝一日,国家的法律可以作出飞跃性的突破,同志伴侣可以获得应有的权利,同志可以注册,领证,自由的生育、抚养孩子。
 
 
【本文由彩虹律师团供稿,彩虹律师团是一个LGBT友善律师团队,致力于为LGBT社群提供法律咨询,援助和推动LGBT议题倡导。】
 
*本文为NGOCN原创投稿,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李麦子。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推荐 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