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高校教师公开出柜,支持起诉教育部的中大女生秋白

高校教师公开出柜,支持起诉教育部的中大女生秋白

原创·作者:崔乐(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师)
编按:因高校教材将同性恋视为病态,中山大学女生秋白将教育部告上法庭。近日,法院受理了她的起诉,决定立案审理。但是这却引起辅导员一系列的干扰,通过“告知家长”等方式进行阻挠。高校教师崔乐从学校“性别政权”的角度讨论此事,并公开出柜支持。
 
撼动学校的性别政权
 
作者:崔乐(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2013年夏天,我刚刚博士毕业、入职高校,按照广东省教育厅规定参加岗前培训,指定教材有《高等教育概论》《高等教育心理学》。
 
翻开这两本由广东省高等学校师资培训中心组编、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高等教育概论》中有段落写道:“一般女生在18岁,男生在20岁,生殖系统的发育基本达到成熟。……有较强烈的与异性交往的欲望。”《高等教育心理学》罗列的“大学生常见的心理疾病”中,“同性恋”被认定为“性变态”之一,“应该对他们进行心理治疗,帮助他们改变病态行为,而不是将他们简单地除名了事”。
 
 
如果说前者只是对同性恋的无视,后者则是赤裸裸的病理化、污名化。无论话语的表述是直白还是含蓄,都共同承载着异性恋正统性(heteronormativity)的意识形态——默认所有人都是异性恋,只有异性恋是正常的,其他非主流的性的身份、欲望与实践都不被谈及、不被正视、不被认可。
 
那年夏天,作为上述“心理疾病”的患者,我对教材上的话语嗤之以鼻,顺利通过教师资格考核,“潜入”教师队伍,但并没有想到为此去做些什么。我们似乎总能为自己的无动于衷找到理由——异性恋正统性无所不在,渗透在日常话语与生活细节的方方面面,挑战人们习以为常的主流意识形态不仅需要对压迫的敏感、对正义的执着,更需要螳臂当车的勇气。
 
也许正是由于大多数人的妥协,在中国同性恋去病化十余年之后,类似教材依然不断翻印, “毁”人不倦。秋白,起诉教育部“行政不作为”的中大大三女生,愿意做一个不再沉默、“自不量力”的人。
 
高校教材“污名”同性恋,中大女生起诉教育部获立案。
 
秋白的行动受到校方持续干预,起诉教育部立案后,受到更严重的阻挠—— 被通知家长,被出柜,被威胁,造成无可挽回的家庭冲突,其母提出要带她去做性倾向扭转治疗。校方企图借助父权家长制和教育权力等手段维稳,不仅无视学生的独立意志与主体性,而且复制和利用既有的霸权体系压制自发的公民行动。女权主义与性别酷儿所审视和挑战的是正是“男/女”“异性恋/同性恋”“教师/学生”“父母/子女”“国家/公民”等一系列二元范畴之间被建构的不平等的权力关系。
 
中大校方不应再保持沉默,请亮出校方对性少数议题的立场,因为这关乎依仗异性恋霸权和教育权力来打压学生的行政作为是否应该被纵容,关乎性少数师生能否有平等机会得到全面自由的发展,关乎每个中大人能否身处一个性别友善、免于霸凌的校园环境。
 
学校存在“性别政权”(gender regime),性别研究学者Connell指出,学校中的一些模式会建构出不同的性别特质,并将这些特质依声望与权力加以排序,而制度中的性别政权与生活中的性别模式,联合起来形成一个社会的性别秩序。秋白的遭遇让我们更清晰地看见学校中的性别政权。
 
中大作为一个备受瞩目的样本,揭示出性别政权的复杂交错与力量角斗——一方面,对于性少数社群和许多性别异见者来说,中大是一个自由的召唤、一片行动的沃土,孕育和生发了一批先知先觉的性别教育者与平权行动派,被公认为国内多元性别学生社团活动最蓬勃的高校;另一方面,我们又屡屡听闻校方对相关活动与师生的压制。
 
7月初,中大女生毕业礼出柜,邀请校长一起为性少数群体打气
 
改造学校中既有的性别政权,需要多元性别身份的主体挺身发声,需要检视教育领域各方面的性别意识形态,包括教学内容、课堂话语、师生互动、教师职业发展。教材——往往意味着权威、标准、规范——无疑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然而,秋白没有只将靶子对准出版社,对教育部的起诉显示出她的行动格局不止限于几本教材的纠错,而是诉求教育监管部门更大的作为。
 
教育部可以做什么?将视野投向海峡对岸,台湾2004年颁布《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细则规定“性别平等教育相关课程,应涵盖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课程,以提升学生之性别平等意识”。台湾“教育部”2011年发布公告,规定:“与同志议题教育相关之指标计2项:国小阶段五至六年级实施‘认识多元的性取向’、国中阶段一至三年级实施‘了解自己的性取向’。另高中阶段在不同课程中,各有其能力指标——认识与接纳同性恋者、尊重与接纳不同性取向者、多元性别之互动、多元的性别关系等。”两岸教育部门在性别教育方面,有一条难以弥合的鸿沟。
 
一定有人质疑:凭借一己之力,秋白能撼动强大的体制吗?结果并不是唯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在行动过程中个体的觉醒与社会的变化。从去污名、反歧视,到看见多元,直至平等权益,将是一条漫长的道路,需要更多有平权愿景的“秋白”们共同推动。秋白在微信朋友圈说,她的名字源于瞿秋白的话:“一切都能抵抗,一切都会增强抵抗力”。
 
 
 
 
 
网站: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