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调查丨开学了,那些服务孩子的机构却...

调查丨开学了,那些服务孩子的机构却...

原创调查·作者:小田
 
"非法XX"这个最容易让公益人躺枪的词,已经烧到为儿童服务的机构了。凉山"最悲伤作文"的索玛花爱心小学被查指涉嫌违法买卖、占用国有林地,违法建设,非法办学,学校负责人被拘留。而近在广东佛山的南飞雁工伤工作受阻的同时,其流动儿童服务工作也受到影响。
儿童服务的公益活动按理应该是最和谐的,下乡支教、关爱儿童都是政府主流志愿服务的重要内容,然而,如果在服务儿童之外,说了些给当地官员打脸的话,那么为维权组织而设的各类“非法XX”也可能烧到儿童服务上,就如索玛花爱心小学。

南飞雁是佛山有名的为工伤维权的机构,于2012年在佛山市民政局登记注册,其后在流动人口领域的工作拓展到社区文化建设、流动儿童服务和救助站等。最近南飞雁三个服务点分别被逼迁、关停和终止合作,其流动儿童社区中心的项目经费也受到影响。
 
广东省佛山市外来人口已经超出户籍人口40万人,流动人口面临的问题繁多,而孩子教育无疑是最受关注的。南海区桂城的东二社区是一个典型的外来务工者聚集区,有三千多名流动儿童在此居住,社区中多是市集巷子,合适儿童玩耍的地方并不多,南飞雁在东二的流动儿童社区中心亦因此而生,该中心是一间两层高的平房,平时会开设课后辅导和跆拳道、舞蹈等活动,没有活动时,孩子也能到此自由活动。
 
做儿童服务也会被波及?
 
辛敏妍是南飞雁流动儿童服务的工作人员,走在东二社区的路上,小孩会喊她“敏妍姐姐”,会热情地拖她手,叫唤到家里坐坐。她介绍流动儿童的工作主要分两块,一块是社区服务,包括儿童活动、亲子活动、社区凝集活动等,另一块则是针对积分入学的政策倡导。流动儿童服务工作在佛山社工中也是主流,而政策倡导则没人碰。
在不符合十六类政策性借读的情况下,积分入学成为流动儿童进入公办学校的唯一途径。强哥的女儿在今年成功入读南海区的公办学校,他说竞争十分激烈,一千多人争三百个学位。由于积分入学规则公布时间离申请结束时间只有一个月左右,很多资料都需要更早开始准备,南飞雁会通过外展和提供咨询的方式提早跟家长普及,也会跟进一些个案。
 
 
 
此外,南飞雁计划就积分入学政策开展三期调研项目,目前第一期已经形成报告并发布,第二期正准备开展,调研目的在于探讨如何让流动儿童在佛山接受到更好的教育。辛敏妍表示,与2014年相比,2015年积分入学的细则和录取公示更加详尽和透明,南飞雁的倡导在促进其进步上也出了一份力,但其中细则仍有需要讨论的地方,例如家长学历是重要的加分项,本科学历和初中学历相差60分,有房产可以加80分,而志愿服务分值则低至50个服务时2分,从分值设置上看,积分入学向经济和学历上有优势的家庭倾斜。
 
辛敏妍表示,做积分入学调研并非要批评政策,而是想知道怎样能提高流动儿童的教育质量。在工作过程中,她留意到在公办学校学习的孩子更加自律,在参加活动时也更自信,学习成绩也优于民办学校的孩子,这种差异也是致使家长都青睐公办学校。
 
积分入学调研被喝茶
 
去年,南飞雁与其他公益组织合作,以抽样调查的方式完成了《佛山市外来人口随迁子女入学状况调研报告》,报告显示总体而言,随迁子女入学政策知晓度低,公信力不高;通过积分入学政策免费入读公办学校的比例低于1%,民办学校收费高,而65%的家庭再苦再累也要继续供孩子在城市读书。
 
 
 
这一报告使某些政府官员“不高兴”。
 
报告发布会原定于佛山市民政局,后南飞雁的责任人何晓波被告知他以及南飞雁不得出席发布会,并且媒体报道中不能提及南飞雁,发布会因此更变场地。发布会吸引了大批媒体,据了解,发布会结束当晚,佛山市宣传委对媒体下禁令,不得报道这一调研报告,但由于时间差,部分媒体的报道未被拦下。
 
发布会次日,何晓波和工作人员被民政局领导邀约“喝茶”,领导批评报告严重失实,何晓波则强调报告是抽样结果。当然,“喝茶”对南飞雁的“约束”作用不大,“断粮”才是硬手段。南飞雁拿到了2015年度市级社会组织发展专项扶持资金项目的10万元资助,而这笔资助款项却在公示后没有了下文。其后在公益慈善大赛中,有知情人士透露社管局明示不能让南飞雁拿到政府资助。
 
 

 
为了让流动儿童社区中心尽可能地去敏感化,何晓波现在很少到社区里去,也尽可能地让中心独立运行。和谐如流动儿童的项目尚且如此,南飞雁带有维权性质的工作则更受阻。
 
南飞雁将飞去哪?
 
何晓波最近把微信名改为“将战斗进行到底”,这是一场捍卫自己公益事业的战斗,而真正的“对手”是谁,则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他和工作伙伴思考过为何南飞雁会变得如此敏感,一开始他们觉得跟接受民间基金会资助有关,但接受民间基金会资助的机构众多,也不是“敏感的资金来源”。其后,他们怀疑是工伤维权的工作打了某些政府官员的脸,又或者说,政府中的风向变了——何晓波曾经获得佛山市政府颁发的丹桂勋章、十佳社工,南飞雁曾获得公益慈善之星红玫瑰奖。
 
打压从今年6月开始。
 
6月机构年审时,南飞雁属于基本合格,何晓波到民政局咨询为何只是“基本合格”,对方开门见山就说,这个评定是不会变的,并指出南飞雁与律师事务所合作的活动超出服务范围,而与南都感光度合作的工伤者摄影展——开展前被叫停,则是“影响很坏”,民政局官员表示,如果南飞雁接下来不要再做类似的事,2016年的年审将会合格。
 
 
7月,南飞雁位于顺德的社区公益图书室被指“非法经营”,要求关门。该服务点有工伤服务工作,接下来的一个月,工作人员只能在工友上门咨询时才能开门接待。到了8月23日,一场工伤法律讲座被中途叫停,据在场工友回忆,当时有十几个穿不同部门制服的人清场,其中有人虚晃了一下证件,对参加的工友说,这是非法活动,要求全部人离场,当日图书室被断水断电。何晓波根据到场执法人员制服,咨询过城管局、工商局等多个部门,没有一个部门表示主要负责此事。
 
 
8月,南飞雁与救助站的合作也被提前终止。
 
南飞雁位于祖庙的办公室从2008年开始使用至今,一直为工友提供工伤咨询和法律援助,不少曾经接受过帮助的工友都不时来访,每天都有工伤者到办公室咨询。而今年8月31日租约满后,房东不再续租,个中原因不言自明。祖庙是佛山的地标,交通方便,何晓波一时也未能找到合适的新租处。
 
何晓波表示,南飞雁的日常工作进度暂时未受到影响,团队士气依然很好,但工作人员工作难度增加。
 
此外,今年8月佛山市抽查5家社会组织财务审计,其中就有南飞雁,在审查完2013-2014年度财务后,民政局官员提出因部分财务是跨年度的,需要再审查2012-2013年度的财务审计,而南飞雁在去年也被抽中并通过了抽查,何晓波要求对方出示抽查公文后,民政局寄出落款日期与此前文件一致,而内容有异文件。
 
这次,何晓波怒了,居然为了查南飞雁的帐而特意修改文件?咨询律师后,何晓波申请了信息公开,要求公开民政局抽查社会组织财务审计的行政决议和行政许可。如果信息公开的资料未能完全回应申请问题,他计划对民政局提起诉讼。
 
谈及起诉民政局可能进一步恶化南飞雁和政府的关系,何晓波直言,2012年注册公益机构的目的就是为了拿政府的资助项目,如果政府要“断粮”,南飞雁是否仍要以机构身份存在下去已经不重要,他大可以像注册前一样以个人工作室名义继续为外来工提供服务。
 
 
 
 
?网站: 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