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99公益日札记:从筹款到筹人,从公益到公民

99公益日札记:从筹款到筹人,从公益到公民

原创·作者:韩青
 
 
72个小时,205万人次,2178个项目,1.279亿元善款,这是腾讯公益发起的99公益日的战果。
 
 
“捐一配一”、“上限一个亿”,让公益机构拿到了所需的资金,也锻炼了筹款能力,腾讯则彰显了社会责任,捐款从6年5.3亿到3天1.3亿,虽然不及地震等事故引发的捐款,但也远超平日,其中每人999元的配捐上限也使得其中小额捐赠所占比例颇高,99公益日隐隐显出可与双十一抗衡之势。
 
 
99公益日后的舆论场
敦和基金会的霍庆川对这一活动给出高度评价,他认为,“从技术和运营上宣告政府对于公募权的管制(限制)正式解体了”,虽然这些项目是挂靠在95家基金会名下,但多类似于自主筹措及管理的专项基金,腾讯、新浪等平台虽然无意挑战公募权,但事实上消解了原有的公募资格限制。
 
自然大学的冯永峰在活动之前,就发表题为《不众筹,无出路》的文章,在他看来,众筹来临后,基金会要做两大转型,一是在行动逻辑上,从“先有钱后做事”向“先做事才有钱”转变,二是和公益机构的关系,从“审判型”向“服务型”转变,否则定会消亡。
 
民间公益机构和公益人也是如此,冯永峰在文中说,募捐是最好的传播和倡导,每一次的诉说,都是一次良好的交流和修缮。做公益不仅仅需要自然野性,更需要社会野性。不仅仅有花钱能力,也需要有筹钱本领。因此,不需要担心在朋友圈募捐会给他人带来困扰,不杀熟,焉杀生。
 
有此决心当然好,但也有不少人指出,那三天,很多机构为“抢腾讯的钱”,“杀红了眼”。一是“杀起熟来”理直气壮,但并未清楚说明项目运作思路,会对解决这一社会问题起到哪些作用,只是不停地刷脸、刷屏、刷群、刷存在,好像首要目标不是为了帮助目标群体、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是为了拿到配捐。
 
二是“抢起钱来”无所顾忌。很多公益机构提前联络好捐赠人,让在7日凌晨时捐赠,有的为此还特意调整了工作时间;一些公益机构彼此之间达成默契,互相捐赠;一些机构要求员工捐款,承诺可以在下月发工资时给予补偿;据说,还有些教育机构在家长群进行“逼捐”;还有些公益人,在朋友圈张罗着让大家先捐,回头等配捐结束后还可以退钱……
 
 
腾讯,有钱就是任性?
如此吃相,显然不够雅观,但腾讯的钱是好抢的吗?别忘了,人家可是玩霸王条款的行家。
 
7日零时后,5分钟,500万,15分钟,1000万,2小时,2000万元…腾讯基金会扛不住了,照这速度,到不了9月9日,一个亿便会配完,原定的双九公益日,可能就无粮可用了。怎么办?改规则!每天上限3333万,单人每日配赠限额999元,每天配捐从上午九点开始,这些不见诸正式公告的条款,很快便在各个群中传开,并成为最终发布给各个媒体的规则。
 
这让一些机构原定的筹款规划泡汤,不得不说服捐款人分天捐赠,化大为小。而自8月21日发布公益日消息以来,腾讯已经是第二次“更改规则”了。“在8月28日至8月30日公益日预热期间,腾讯基金会3天将配捐199万”的消息,也是通知得很突然,让很多机构措手不及,不得不连夜更改文案。
 
有钱,就可以这样任性吗?缺钱,就可以那样哄抢吗?公益日过去了,庆功之外,还应有反思。
 
 
反思·公益众筹的乞讨心理
一是筹款还是筹人。7日零点刚过,和公益的永强便在朋友圈感慨,和公益没在这次99配捐中发起项目,虽然他们很缺钱,但公众筹款的首要诉求是筹人,形成认可机构宗旨的拥趸群,其次才是筹款,最担心,本意是带来增量,却被存量拉黑了。他同时表示,会为其他同仁项目转发劝募。
 
有此担心的还有拜客广州的嘉俊。公益日期间,他强调,公益人也可以成为捐款人,希望大家给他发项目书劝募。活动结束后,他在个人公号发文反思——9月10日,今天还有人给你捐款吗?文中提出一个核心问题,“我们到底是更在乎腾讯那个“1”,还是捐款人的那个“1”——我们在很多宣传文稿里面,都在强调,腾讯会配捐啦!但实际上,真正的发动机和参与者,是每一个捐款人!”
 
在有些人看来,这或许不是问题,他们可能觉得,筹款就是筹人,筹人才能筹款,但其实还是有差别的,这有先后之分,因果之别。比如,你能说那种诈捐、互捐、逼捐也是在筹人吗?靠刷脸、刷屏获得的捐款,和让一个人真正了解项目运作、认同机构宗旨后的捐款会没有区别吗?在时间仓促的情况下,一些细节做不到位或能理解,但有时不是细节问题,而是设计或发心问题。
 
目前,不少公益机构本质上还是乞讨心理,只是把捐款人仅仅当成资金支持者,捐钱了事,没把他们发展成参与者,也没邀请他们担任监督者,顶多给个纪念品,也不会常有反馈。他们急于筹款,不会告诉潜在捐赠人有哪些注意事项,有哪些捐款原则,比如哪些项目优先捐,哪些机构不可捐……但如果形不成这样的筹款氛围,就很难获得捐赠人的长期信任和支持,也不会淘汰掉粗糙的、混数的机构,如果那些机构事发,则会一损俱损,“站着把钱筹了”的目标,也很难实现。
 
 
筹人如果没有突破,筹款也很难有起色,不用怕杀熟,但也不能只是杀熟。冯永锋在公益日的主题论坛上总结到,“这次活动其实是在做一个试验,看在最宽广、最社会化的平台上,究竟有多少个公益组织、环保组织、慈善组织、民间组织,能够挣脱旧有的积习,走上最冰冷无情又最温暖多情的巨型广场,在那里,通过持续的甚至可能单调的传播,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支持。但就目前来看,这三天的时间,很多诉说,还囿于公益圈内。离真正的走向社会,还远得很。”
 
 
反思·“创新渠道”如何保留公益精神
二是活动形式,除了配捐,有没更好的主意?这本质上是公益创新的问题。目前国内出名的一些公益筹款参与方式,多是从海外直接拷贝过来,比如去年火热的冰桶挑战,各种徒步的“乐行”,各种“XX一小时”或者24小时的体验,即便是这次公益日用的配捐,之前一些基金会也早就用过多次,只不过这次数额上最大。而相比其他活动方式,配捐也更容易走偏,类似于双十一的促销。
 
嘉俊在那篇反思文中直言,“腾讯基金会既然慷慨得'坦胸露乳'地说,来吧,大家捐钱,我配(song)捐(qian)。那么,只要规则允许,谁会看到钱不争取?有很多时候,不是规则的问题,而是出发点就已经注定了结果。当你把宣传的重点放在有钱配捐的时候,大家血红的双眼已经忘记了其他你所希望带出的公益理念和社会价值——眼中,就只有qian!qian!qian!”
 
北京感恩基金会的才让多吉则在文章中写到,“推动‘99公益日’,腾讯的思考是‘利用平台和生态圈的力量将公益的影响力辐射开来’,但不恰当的评价指标和‘排行榜’,最终打开的是公益圈的‘潘朵拉魔盒’,让原本‘信用’急需充值的公益生态系统被钱的力量和逻辑主导,而且站在了强者的那一边。99公益日最大的亮点是三天筹款1.2亿元,这恰好又是公益最大的败笔。”
 
明年的公益日,会有新的花样吗?会提前征集创意吗?会百花齐放吗?期待到时更多人能走出去,在各个省会城市或大中城市开办公益集市,举行各具特色的公益活动供大家选择,而非守在手机或电脑前。当然,腾讯强调的这是互联网公益日,线下也已与肯德基等商业门店合作,但这并不冲突,因为这是靠网络连接、发动的公益日,各个省的分站也可参与其中。
 
 
反思·捐完以后怎么管
三是如何监管。公益日前两天,新京报曝光儿慈会名下的用于救助脑瘫儿的“星光专项基金”管理乱象,这个共募集140万余元资金、67万余元物资的基金,其管理费、行政支出及人员支出超过募集现款总额的一半,近86万元,运行一年多后无果而终。报道提到,据中国公益研究院研究部对244个专项基金进行的监测,结果显示,只有18%的专项基金通过各种渠道公开了相关信息。
 
专项基金还是如此,那在腾讯公益上募款的2178个项目呢?如果凭它们所挂靠的95家公募基金会,那这些基金会能监管过来吗?又如何保证?仅仅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就有128个专项基金(托管项目?)。
 
我觉得,腾讯是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的。这不是从伦理上说腾讯该管,而是从技术上看腾讯能管。在腾讯公益平台上捐款之后,微信上会有一个确认捐款成功的提醒,还会不时公布捐款的进度,九九公益日过去之后,腾讯公益还推送了一篇文章——《和3915万人的第一次》,以此向捐赠人致谢,里边有自己之前的捐赠信息,其实一些支持过的项目我自己都忘了。里边一句话让我很感动,“也许你已经忘记了和我们的第一次相遇,但,你的第一次和每一次,都会被铭记。”
 
那既然每一次都会被铭记,可以告知捐赠人筹款进展,那也就能做到向捐赠人回馈资金使用进度、回馈项目执行进展了。当然,这可能需要更改项目发起的页面,甚至需要暂时将资金放在腾讯公益平台的资金池中,随报随取随用。目前没有做到,我支持了三个项目,只有一个筹款完成的有回馈。还有,为便于查询,在腾讯公益微信公号下拉菜单中,也可加上这个栏目。
 
当这些项目的资金使用信息、项目进行报告定期或不定期会有反馈,捐赠人也可在项目页面下方进行评论、提问等互动,这一方面会便于捐赠人监督,可减少基金会在此投放的精力,一方面也便于跟进支持,了解信任后,更可能会成为长期的捐赠者、志愿者。若能如此,善莫大焉。
 
 
全民公益能否走向公民公益?
 
关于这次活动的总结,腾讯基金会强调的是参与的广度,打的是全民公益这个旗号,用的是各种可见的数字,其实以后还有另一面招牌可打,那就是公民公益,侧重的是支持的力度,不止是财力,还有精力、智力和心力。二者相辅相成,中国的公益事业才能不断发展。
 
对捐赠人来说,支持公益也是参与公共生活、进行公民训练的绝佳机会。作为纳税人,我们有时难以获得与义务相对应的权利,但作为捐赠人,是完全可以对支持的项目进行监督的,也有对很多公益项目、公益人说不的机会和能力,声音会更受到重视。当更多人愿意把公益作为自己的副业,作为一种生活习惯,中国的社会也能逐渐进入良性循环。
 
有了今年第一次的经验教训之后,明年的公益日,不管是腾讯基金会还是公益机构,想必都会更为从容。今年的99公益日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端,是新技术、新公益、新生活的开端。从筹款到筹人,从公益到公民,“一起爱”的我们,愿意更进/近一步吗?
 
丰富资讯,一网打尽,赏一个吧~
 
 
 
 
?网站: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