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我们采访了一群来中国参展的境外势力

我们采访了一群来中国参展的境外势力

原创·作者:灵珊、小田
 
据说,本届慈展会的一大亮点是国际化,主办方特别邀请了很多国际知名公益慈善组织来参展交流。但也有人好奇,在《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即将推出的背景下,这些公益机构为什么“想不开”来参展……
 
为此,NGOCN特别“潜伏”进了这群境外势力,询问了他们对《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到底是怎么看的。
 
苦逼境外社会组织:“很多条例都要改”
 
在国际组织展区,NGOCN举起招牌小白板,上书:“调查:您了解‘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吗”),没想到才一会儿,香港某慈善基金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就主动过来向我们“吐槽”:
 
“其实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已经不是研究或者调查,这个草案因为更困扰我们,搞不好我们对这个草案的研究比很多研究者还清楚。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是在法律或者实操层面真的有人帮我们去做修改法律条例的推进。”
并且直接表示这个草案中的条例“很多都要改。”这个行动力极强的基金会,已经向人大代表提交了修改提案,希望来年三月在人大上能推进这一议题。
NGOCN招牌小(ji)白(xiang)板(wu)
 
当小白板挪动到旁边的某澳门机构的展位时,小编被热烈地包围了。曾经参与过多场《管理法》讨论会的一名负责人告诉NGOCN,对整个草案最大的感触是“限制太多了”,而且他认为“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法律是一个从来没出现过的词,应该如何去理解、界定,这部法律无疑具有“模糊性”,即使他们希望注册一个合法的身份,或者在合法渠道内开展活动,也根本不知道要通过哪里去做这件事情。
 
一位前来参展但并没有与中国内地有项目合作的台湾NGO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后,向NGOCN提供了来自台湾的经验:
 
 
“像这个(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台湾,我们一般不会做一个特别的区分管理。即使是国际公益组织,都是比照一般的(台湾当地)公益组织进行管理。但是你们这边可能会比较在意,这个关乎‘国家安全’所以要去做一些分类。因为有一些NGO团体,他们在倡导像人权这类比较敏感的主题,这些可能是政府不希望看到的。”
这位台湾工作人员还进一步介绍说,在台湾,国际NGO的注册程序与台湾本土公益组织的注册程序是一样的,只要按照注册程序走了之后,都是合法的,“政府一般都不会管这个公益机构在做哪一类的主题。”当被问及政府是否有对公益组织的资金来源进行隐性控制时,答案是否定的,“通常NGO都拿的是国际性资金啊,可能企业还会限制一定的资金来源比例,但NGO(的资金来源)一般不会。”
 
这位来自台湾的参展者就坐在类似这样的一个空展位上和NGOCN聊天
 
本身即为境外背景的社会组织希望在中国能取得合法身份且降低开展工作的限制条件,另一方面,即使是有在中国注册背景、机构资金完全来自内地的国际品牌NGO,对《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的出台仍然表示担忧。
 
玛丽斯特普(中国)的一名工作人员就向NGOCN强调,他们的组织是在中国正式注册的,机构资金也完全没有境外的成分。但是因为他们在成立之初便作为英国玛丽斯特普这一国际公益组织的连锁品牌,所以仍然担忧其国际背景在《管理法》出台后会为机构带来不好的影响。“那你们现在有想出什么办法来规避这种影响吗?”“暂时没有,不过我想我的Boss会想办法吧(笑)。目前只能先观望一下。”这名工作人员回答道。
 
面对《管理法》,他们如何各出其招?
 
这次慈展会上,一边是在中国已经开展项目的NGO向我们吐槽,一边也有不了解情况或知道一点《管理法》但认为对自家机构没有什么影响的组织。虽然这些机构不了解《管理法》,但是对于如何不受《管理法》影响,他们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招式”。
 
 
1
第一式,“神游境外”。以下是NGOCN和澳门一家社会服务机构工作人员的对话。
 
NGOCN:您好,请问您了解《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吗?
 
工作人员:这个真的从来不知道诶。所以,这个“境外”的意思,也包括我们澳门的机构?
 
NGOCN:如果按照现在这个二审稿呈现的来看,应该是的。
 
工作人员:嗯……我们基本不用进入内地开展活动。
 
小编:……
 
2
第二式,“暗渡陈仓”(温馨提示,试用有风险,大家需谨慎……)
 
在慈展会上还遇到的一家韩国社会企业,虽然不知道《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但他们的项目是“用户在app上虚拟种一棵树,他们就(在中国)现实中种一棵树”——小编赶紧问他们怎么在中国找地种树。负责人(对,就是颜值太高一下午被合照的韩国小哥)表示,他们没有和政府合作,而是通过中国本地的公益组织伙伴向政府申请用地,而他们则提供其他方面的支持和合作。这种做法,按照《管理法》二审稿,如果这家社会企业在和本土公益组织合作中有资金往来的话,小编只能默默祝他好运……
 
 
3
第三式,“弃暗投明”。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实施政府开发援助(ODA)项目的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则直接与政府合作,所以他们邀请的日本民间NGO或志愿者团队到中国境内开展工作,只要得到中国科学技术部的准许就可以了!这个特别VIP通道,让你可以快速在中国开展工作而可以不受《管理法》影响!不过,“免死金牌”发行量有限,大部分组织大概只能临渊羡鱼了。
 
公益慈善行业立法:所有相关方,都可参与立法会议?
 
近年来,公益慈善行业各种法律法规都在研究制定,《慈善法》、《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还有各个地区的《社会组织管理办法》,作为行业的一份子,公益组织又是如何参与其中的呢?
 
韩国社会的企业振兴院(Kosea,Korea Social Enterprise Promotion Agency)徐代理在访谈时表示,她之前也有关注中国公益慈善行业立法的消息。她认为,立法是必须的,因为立法证明政府开始重视这一行业的发展,这必然带来这一领域一批相关组织力量的加强。
 
慈展会活动之一公益慈善立法研讨会现场
 
但同时,虽然公益慈善行业规范立法是好的,但必须要非常谨慎。如果立法只能带来一批组织的发展,而对其他组织的发展不利,这仍然是不好的。下面是NGOCN和徐代理的微访谈。
 
NGOCN:韩国的立法经验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吗?
 
徐代理向我们介绍,韩国《社会企业基本法》规定了社会企业的5个种类,也就是说,只有符合这5个种类才能被认证为社会企业。“但是这种划分和规定事实上是很‘窄’的,社会企业怎么可能只有这5种?如果中国要颁布相似的法律,就要‘宽’,因为社会企业肯定不止那几种啊。”对于公益慈善的立法,“It should be really careful.”(应该要非常谨慎),她最后这样总结道。
 
NGOCN:韩国的《社会企业基本法》的立法过程是怎样的?
 
徐代理:在韩国,立法之前会有一个Forum(论坛),所有相关方都可参与到其中,当然在这种多方参与的会议上不是所有意见都会被接纳,但如果你想参与,是无门槛且公开的。
 
NGOCN:所以所有的相关方,无论规模大小,都可以参与立法过程?
 
徐代理:是的。
 
 
在这次慈展会上,国际机构参展成为一大特色,NGOCN和他们的交流中,看到国际机构“走进来”面临的一些问题与挑战,但也发现其中一些机构没有与大陆合作的经验与计划,来参展纯粹是因为受到邀请,也好奇,为何一些长期服务大陆地区的“老朋友”没有出现。
 
在《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制定的大背景下,将来我们与这些来自境外的朋友,将会如何发生关系,发生何种关系,似乎仍为未知之数。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