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这盛世,如你所愿?| 九月公益札记

这盛世,如你所愿?| 九月公益札记

作者:韩青
 
九月的公益圈,不及八月热闹,但开篇腾讯99公益日打头,确实在公益圈搅起了不小的风雨声, 对此已特别撰文记录,不再赘言(点击阅读),不过多说一句,至今为止还未见详细的公益日数据分析与公示,仅有几家“拿大头”的机构与项目自发的“喜报”,例如“福基会铁血军团”筹集1288万,真爱梦想筹集1064万,这两家就斩获腾讯配捐的10%,期待腾讯公益公开数据,看看除了大机构大项目以外,还有哪些网络筹款小能手,在这场盛宴上吃得够饱够好。
 
图片来源:真爱梦想官方公众号
 
不过对于不少大机构来说,在公益日吃不吃得饱不要紧,最要紧是在慈展会能不能获得“资源对接”,能不能给大众、同行、领导展现好自己的工作成果。
 
 
9月18日到20日在深圳召开的慈展会,全称是中国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办到今年已经是第四届了。
这是一场典型的盛世盛会,比如,资源对接成果达到122.53亿元,相较去年,增幅达141.24%;参展的项目和机构多达2588个,而去年则是896个……不仅很难找到槽点,也听不到什么杂音。
 
除了量上的突破,本届慈展会在质上似乎也有飞跃。除了公益慈善项目大赛作品,《2014年度中国社会捐助报告》,更重要的是办会思路上有了创新:首次将主题定为扶贫济困,重点推荐了这些项目;互联网+、社会创新、社会企业等概念成为流行词,发布了社会企业民间认证标准;邀请了90多个国际机构参会;由民非性质的“深圳市中国慈展会发展中心”承办。
 
 
展会办得如此成功,以至于一直想“黑”慈展会的公益媒体都没太多机会。NGOCN刊发了专栏作者姚遥的文章——《慈展会是个好活动》,文中提到,以往对慈展会的种种吐槽,往往是把慈展会当做一个具体的项目在对待。很有意思的是,这也恰恰是慈展会以项目思维展示的内容。若以此来看,投入产出相对来说是不经济的,但这个活动的价值就在人群的聚集,将行业内的人和机构聚合在了一起,不仅平时不能碰面、活跃在各地各领域的公益人能有机会面对面的交流,还可能孕育出新起机构的领袖,并形成网络。在这个临时的广场里,一切皆有可能。
 
第二届慈展会上现拉横幅控诉富*康
不过,本届慈展会也并非无可挑剔。每届慈展会都会强调参展人数、参展项目和机构的数量,都会拿出几十个亿或者上百亿的对接成果,但这种对接,就像是两国领导人签订单一样,看上去是出访或办会成果,但这在会前多已敲定,和会议本身没太大关系。
 
如果核心目标定在学习交流,那就要换位思考,看能为参会者提供哪些服务了。比如,公益技能的提升,会场上虽然沙龙众多,但多是参展机构主导的,不够系统化,专业性也略显不足;再如,公益意识的普及,因为来参会的有不少是公益新兵,还有一些是普通市民,如何能让他们对公益有个整体了解?还有,公益理念的梳理,虽然参展人员都站在公益慈善的大旗下,但每家机构的定位及使命不同,对公益的理解可能也不相同,能否设法展现争鸣……当然,这背后的问题还在于展会为谁办,给谁看。
 
图片来源:南方日报
虽然在会场上很注重凸出互联网+的概念,但在慈展会官网找不到参展机构的详细介绍,网站上的三维全景地图,仅用于观光,没有参展机构的位置。另外,不知道本届慈展会有没有拉参展机构的实名微信群、qq群,这其实不管在会议几天,还是在会后,多少都会有些作用。
 
慈展会上,NGOCN“采访了一群境外势力”,发现这些机构多在中国没有项目,和中国也无太多交集,邀约的目的何在?成本又有多高?要是不能回答这一问题,只是随便拉几个老外站台,那这种所谓的国际化就容易被别人指责为“伪国际化”。
 
 
在慈展会官方总结的亮点中,有“制造公益权威话题”这一点,并以一个主题研讨会、19个专题研讨会为例。但这些,似乎并未在公益圈引发多大讨论,更没形成在公益人群体中刷屏的效果,不知道是因为讲稿没有及时公布,还是会议发言过于无趣。其影响,不及去年徐永光在会上力推的公益市场化的概念,也不及今年十一期间冯永锋在公益慈善论坛上的系列评论。与会的公益大咖应该不少,为什么却没能成功制造话题呢?在我看来,慈展会是打着3.0的旗号,办的是1.0的会议。
 
相比第二届慈展会上有同性恋机构被撤展,第三届慈展会上有立人图书馆的小伙伴们献菊花,这届慈展会没有听到任何杂音,尽管这一年是不少机构“飞来横祸”的一年。对主办方来说,这兴许是件好事,省心省力,但从慈展会的本义来看,如果权利倡导类机构一直缺席,在会场上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听不到他们的声音,那慈善也好,公益也罢,最后只能成为盛世的点缀。
 
当然,慈展会办得再好也只能在国内点缀点缀,全球妇女峰会,则是我国对外展现“盛世”的一个真正重要的盛会。
 
 
9月27日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全球妇女峰会上,中国再次与国际“临时性接轨”。主持这场会议并致辞的习近平,发言与两年前在全国妇联上的讲话明显不同。
 
面对来自多个国家的、多种婚恋状况的女总统、女总理、女首相,习这次没有指出“广大妇女要自觉肩负起尊老爱幼、教育子女的责任”,也没有强调“把党的主张转化为广大妇女的自觉追求和实际行动”,而是肯定“妇女权益是基本人权”,“要增强妇女参与政治经济活动能力,提高妇女参与决策管理水平,使妇女成为政界、商界、学界的领军人物”,还提到“he for her”运动,并做出种种承诺。
 
而在国内,因今年妇女节策划公车反性骚扰活动被拘的“女权五姐妹”一案还没撤销,她们因此没了工作,也没法出国,妇女峰会前夕,还有专人上门问候。20年前参加过北京世妇会并在会上明确提出“女权就是人权、人权就是女权”的希拉里,就习的讲话在推特上吐槽:
 
 
希拉里的吐槽让外交部不得不做出回应,观察者网的报道标题是“希拉里言辞粗鄙公开对华发难 我外交部严辞驳斥”。外交部国际合作司的李军华说,“一些组织和个人发表无中生有的评论,或显示出对现实缺乏理解。几名女权人士被捕并非因为她们保护妇女权益,而是因为她们违犯了法律。”《环球时报》则在28日发表评论,说希拉里的发难,让人想到了共和党总统参选人、“满嘴跑火车”的特朗普。
 
与全球妇女峰会召开同步进行的,是纽约时代广场放映的中国女性公益广告,讲述玫琳凯女性基金落地云南楚雄,带动1700位彝族绣女摆脱贫困的故事。这当然也是中国女性的故事之一,只是不清楚今年人大审议的“境外NGO管理法”出台后,像玫琳凯女性基金这样的“境外势力”(NGO),还能否像以往这样开展工作,还是会受到一些特别的“关照”。
 
NGO这个概念,正是在95年北京世妇会上再次进入中国,当时来自五大洲189个国家的3万多名NGO代表齐聚北京怀柔,就妇女权利相关话题进行广泛探讨。那场活动让官方明白,非政府组织(NGO)不是反政府组织,也不是准政府组织,自此,中国的NGO再次缓慢起步。那场被誉为史上最成功的世妇会,决议明确妇女权利是基本人权,时任国家主席第一次明确提出,“男女平等作为促进我国社会发展的一项基本国策。”
 
但在那场会议上形成的中外之间、官民之间的共识,在20年后,则因为“女权五姐妹”案、境外NGO管理法审议等,让这种微妙的信任和默契难以维持,公开破裂。所以,就95世妇会,官方有官方的纪念,用以体现政绩、证明合法性,民间有民间的解读,用来重申公民权利的重要性。
 
所以,除了官方的全球妇女峰会、女性公益可持续发展论坛等,民间的纪念活动也在进行。有8月初老中青几代妇女权益工作者举行的“北京再出发”论坛,有8月末女权之声做的中国女性生存满意度网络调查,更有在纽约举行的中国青年女权行动影像展——因“用户举报,内容涉嫌违规”无法查看。
 
如何看待官方内外有别的两张面孔?想来不难理解,官方体系中,人权的要义不是公民权,而是生存权、发展权,女权也是要放在这个框架中,作为兜底条款,并鼓励女性“能顶半边天”,多承担一些经济责任,但如果女性的性别意识与公民意识共同觉醒,并从象牙塔研究走向街头活动,那在官方看来,这已经不是“能顶半边天”的口号,而是“就要顶破天”的现实了。从会议的举办地点来看,在内“怀柔”,在外“扭腰”,关键在于姿态,而非真的认可所谓普适价值。
 
前两天看到一个文章标题,有人问一美国人,彭麻麻和女权五姐妹谁更能代表中国女性面孔,答案是巩俐。那是因为洋鬼子不懂中国,就人数来说,更多的应该是中国女工和朝阳区大妈。
 
 
 
 
?网站: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