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高调辞职以后,谌洪果去做什么了?

高调辞职以后,谌洪果去做什么了?

原创·作者:小田
近几年许多城市都出现了青年空间、文化空间,诸如北京的706、广州的叁楼、南昌的知行空间,这一事业正方兴未艾。早前高调辞职的西北政法大学“终身副教授”谌洪果,最近也加入到这一行列,创办“知无知空间”,他说跟做平台为主的706相比,知无知更专注于做文化产出,要成为西安的文化地标。
 
小寨是西安城区的次中心,南边的繁荣地带,人多、车多、商贩多,名为世纪金典的商业楼背靠服装批发市场,斜对面则是美术馆。世纪金典A座的租户几乎全是教育培训机构,一楼商户名录的字体没有统一管理,每一家都用自己喜欢的字体和字号贴在那里。
 
唯独1405用了楷体字,这种字体常给人一种“文化气息”,它的注册名是西安知无知艺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更为人所知的名字则是“知无知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也与教育相关——文化产出。
 
走进知无知时,几个成员正在捣腾一个壶状的“出土文物”,他们想用它做筹款箱,正考虑怎么摆才合适。最后,由它自己滚到柜台前的墙角,又在上面添了一个蒲团,成了。
 
 
辞职副教授的创业
谌洪果是知无知的发起人,他在2013年12月高调辞去西北政法大学教职,在网上发表长达五千余字的辞职公开信,此前他曾公开表态不参加教授评审,因而被称作终身副教授。
 
辞职之前,他在西北政法大学求学和工作将近二十年,根据他的公开信内容,这次“彻底告别”因为害怕失去自己所看重的尊严、底线和原则,不想被体制化。但如此高调离开体制也意味着失去体制的保障,谌洪果也不得不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
 
谌洪果的2014年基本上是在北京渡过的,他到商业公司担任法律顾问,也在传知行做过兼职研究员,其后传知行受到打压,他则去到香港做访问学者。在这一年多的缓冲时间里,他考虑过转行做律师,甚至想过创业开餐馆,但总觉得不合适更不甘心——“我就是一个书生嘛”,谌洪果希望做的还是与文化相关的事。
 
最终,他选择了“最不赚钱”的创业方式:开文化空间。
 
谌洪果在知无知
在北京时,谌洪果已经开始考虑文化创业的事,苏格拉底求知的精神对他影响甚深,于是最后选择以苏格拉底的名言:我只知道我一无所知(知无知)为文化公司命名。著名法律学者贺卫方是谌洪果的博士导师,为空间送了一幅“知无知”的题字。
 
苏格拉底成了空间的吉祥物,知无知融合了各种流传的苏格拉底画像,制作出一套漫画版的苏格拉底,并做出苏格拉底抱枕等周边。知无知的微信头像就是一个苏格拉底,他留着白色大胡子,穿古希腊装束,微胖,眯着眼笑,右手指天寓意着要探寻真理。
 
 
 
总得有个地方去做严肃讨论
张鑫是知无知空间的成员,来西安之前,他一直在北京负责立人大学的工作,后来立人在各种压力下关闭,谌洪果跟他谈起一起到西安做青年空间的事。今年七月份,他便来到西安。
 
在张鑫看来,知无知和立人大学在追求上是相同的,而现在的知无知也是一个理想中大学的形态,在这里可以开展严肃的讨论,而且它的受众群体更广泛了,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空间的大书柜已经放满了,里面的书都是众筹所得,扉页上写有捐赠者的姓名,挑选书的工作主要由张鑫负责,标准是:要好书、各个学科都顾及,谌洪果对知无知的藏书非常自信,“都是人文社科的经典”,“没有一本烂书”。
 
但是经典在当前的大环境下总显得跟普通人有距离感。
 
谌洪果并不认为知无知是精英的,相反它提倡的开放、多元、通识正正是很平民化的,在经典解读时也与身处的时代现实相连一起,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文化仍旧是小众的,满足对文化有需求的人,同时对公众做文化推广,这是知无知要做的。
 
目前知无知空间的例牌活动也很多面,有偏向学术的通识解读系列讲书会和各种主题的读书会,也有偏向艺术的写作分享会和电影放映馆,甚至有英语角。谌洪果每天都忙于邀请嘉宾到知无知作沙龙分享,王克勤、梁晓燕都来做过分享。没活动时坐在知无知,也会遇到律师、学者、公益人等等,谌洪果说每天都在遇到有意思的人。
 
梁晓燕在知无知谈教育变革
知无知的另一个成员辰子则认为,空间确实会跟“现实”有距离,但我们正需要有这么一个地方去跟“现实”相隔、“逃避现实”。刚从广州回到西安的公益行动者太阳就常“躲进”知无知,她觉得来知无知就像进入了一个“理想国”,这城市起码还有这里在讨论着公共事务。
 
 
读书会就是要吵起来
“西安,就是有点闷。”
 
在知无知的人总会这么说,西安可以开展公共议题讨论的公共空间很少,这也正是他们来这里的原因。
 
9月中旬,知无知邀请了媒体人郭玉洁来讲性别,太阳回忆当时讨论环节是“全面开战”,争辩得相当激烈。“太棒了”太阳说没想到在西安也能有这样的讨论,这个空间总能给她惊喜。“吵起来”的读书会则更多,谌洪果觉得,这种思想碰撞是读书会应然的状态。此外,每次活动后都会在知无知公众号发布活动精华纪录,作为一种文化产出。
 
回顾知无知正式运营的这两个月,谌洪果觉得自己的收获超过了过去近十年的大学教书生涯,尤其是关于教育的认识更为深刻和多元了,接触到儿童教育领域和教育创新等领域,在通识教育系列讲书会上,跟不同背景的参加者交流。
 
跟众多青年空间一样,自我造血也是困扰知无知的大问题。
 
根据谌洪果的计算,知无知每天的租金、水电花销约2000元,目前筹集到的资金足够知无知运作一年,但知无知现有盈利模式——20元的收费活动、饮品消费、场地外借收费等,是支撑不了空间运作的。中国人还未养成文化消费的习惯,如何把在商言商和文化关怀结合起来,是谌洪果和他的团队思考的重点,目前筹集到的资金足够知无知运作一年。谌洪果觉得文化市场是有潜力的,而知无知的目标也十分明确:“我们要做全国最好的书吧,文化的地标。”
 
知无知团队
 
 
 
 
 
 
?网站: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