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国家不该把手伸进女人的子宫吗?

国家不该把手伸进女人的子宫吗?

原创;作者:鹿柴
计划生育开放二胎,乐疯了许多人,有人信誓旦旦要再生一个,有人说以后再也不用看到中山水寒在天涯论坛给自己顶贴了,但也有不少人表示忧虑,开放二胎不等于取消计划生育,计划还在,只是出于经济发展、人口红利等原因,放在女人子宫里的手变化了一下姿势,并没有拿出来。
计划生育三十二年来,血债累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莫过于1991年山东冠县、莘县等地开展“百日无孩”运动,据报道当年5月1日到8月10日时规定,无论是怀孕第几胎,无论是怀孕几个月,一概人工流产。毋庸置疑,这是恶法。
但是,将国家的手彻底赶出女人的子宫,将政府彻底赶出人民的卧室——这真的可行吗?将会发生什么?
以近期火遍朋友圈的“生5个娃,上着班考上哈佛”的吉田穗波医生,和“生3个娃,从麦肯锡到盖茨基金会”的李一诺博士为例,两位的“时间管理术”感动并振奋了许多女性朋友,不少人陷入了生娃事业两不误,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的幻想。
吉田穗波、她的丈夫及他们的5个孩子
但事实上,在中国很少人能成为吉田穗波或李一诺,更多的女性群体组成了吉田穗波们的家政工们,帮忙洗衣服做晚餐照看孩子——在《女性主义社会工作:理论与实务》一书中,LenaDominelli会这样描述她们之间的关系:中产女性社会工作者雇佣劳工阶层的女性做家庭杂务,她可以花钱买时间,与自己的孩子度过更美好的时光。她透过化解贫穷对劳工女性的压迫和否定她们与孩子共度时光的机会,维持了假平等陷阱机制……把存在于男女间的制度上的不平等、政治家在意识形态层面上拒绝给家务工作以社会支持,用存在于女人之间的、否定了存在系统歧视及剥削的人际关系方式表现出来。
也就是说,看起来像是个人选择问题(想不想生),家庭问题(有没有钱生)的生育问题,归根究底还是制度的问题,当国家在就业、养育等角度都在不鼓励女性生育,并将这些责任统统推给个人与市场,我们还叫喊着要将国家赶出子宫,这是不是在帮助国家推卸责任?
以典型的政府“插手”人民生育问题的法国和挪威为例,法国的有薪产假长达四个月,而且不管是自己生或是领养小孩一样都有津贴的补助,而且妇女可留职休假三年专职带小孩。挪威的生育费全部免费的,小孩出生后,母亲可以选择42周的全额工薪产假,或52周的78%工薪产假。父亲享有4周产假。挪威还对家庭子女的赡养给予补贴,孩子越多,补助标准就越高。
“管生不管养”,是我国的常态,在这种状态下,生育率能提高才有鬼,然而面对生育政策,假如我们只看到“国家不能管生”,却看不到国家在逃避对于生育者及幼儿的福利照顾的责任,将生育养育的权利与义务都归于个人与家庭身上,这非但对于促进生育没有帮助,更是在增强女性传统照顾责任,伤害了女性持续进入公领域的权益。
因此,在反计划生育的同时,我们更要推动其他生育政策的改善,一旦国家责任落空,市场,传统伦理都在排着队填缺,而这最终将损害的是最弱势者的权益。
 
 
?网站: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