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不打嘴炮不做犬儒:和广电总局死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不打嘴炮不做犬儒:和广电总局死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原创投稿·作者:韦婷婷
『 本文为同行来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2015年10月23日,同志导演状告广电总局的案子在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在庭上,原告代理律师王振宇要求法庭调取证据,当庭法官告知法庭不予调取,但是原告如果不满意的话,可以申请复议。
于是,11月3日,范坡坡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寄出了他的行政复议,开始了又一轮和广电总局的“撕X”角力。
 
事情缘起于2014年底,同志导演范坡坡发现自己在网上热播的纪录片《彩虹伴我心》被各大网站下架,感到十分惊讶,他在询问了其中一个网站56网后,得到了这样的回复:广电总局有文件要求屏蔽这个视频。范坡坡当时十分的生气,没想到自己超过十万播放量的纪录片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于是他决计要讨个说法,只是他没有想到,犹如秋菊打官司一般,这个“说法”一要就要了将近一年,而且至今却还没有“说法”。
 
现在就为您展示下一个同志导演同广电总局的一年”撕X“路:
而在如今这一步的行政复议又是相当精彩。据本案代再律师王律师透露,在23日开庭时递交要求法庭向视频网站公司调取删除视频通知文件,但法院给予的回复却说这是范坡坡之前申请的信息公开内容,予以驳回。这点连作者这个半法盲都看得出来,坡坡向广电总局申请的信息公开(总局否认存在),而要求法院取证的是网站公司是否存在该文件,根本就是不同范畴,而是案件重要的证据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王律师指出,本案关于证据部分,应当直接适用该“解释”第五条之规定:“被告主张政府信息不存在,原告能够提供该政府信息系由被告制作或者保存的相关线索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证据。”
 
作者询问了当事人范坡坡的感受,范导演表示:“有这么多法律的问题需要学习,对我个人来说也是成长,而且这种法律的工具你不用的话它就在那里,然而如果你用了的话很多事情(进步)还是一步步来的,这些都是对改变的重要促进,非常感谢有这么专业的律师和我耐心的沟通。”
 
而对于最后的结果,范坡坡似乎重过程而不是结果,“对结果也没有太具体的预期,但是看到马户(状告中国邮政性别歧视原告)赢了以后,觉得还是有希望的,输赢不是最重要的,这个过程比较重要。”
 
日前奇葩说关于同志出柜的节目被下架后,也引起了同志圈对广电总局禁令的大规模不满,而这个案件的开庭和死磕,说明”较真“真的有用,如同范坡坡所言,进步是可以一步步来的,试想如果每一个权益受到侵害的同志都像范坡坡一样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世界或许大不同。
 
范坡坡
 
?网站:www.ngocn.net
?现役小号:ngocn007
?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