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刚拿了金桔奖的基金会为何要停止大陆业务?

刚拿了金桔奖的基金会为何要停止大陆业务?

NGOCN原创·作者柠檬

11月11日,2015年度中国基金会评价榜榜单发布,到底是哪十家基金会获得本年度“金桔奖”呢?境外法的影响下,境外基金会的现状与策略将如何?NGOCN给你传来现场新鲜热辣的一手资料!

什么是“金桔奖”?是2013年由5个公益人突发奇想发起的,由NGO对基金会进行评价,得出中国基金会评价榜的前10名颁奖,今年是第二届金桔奖,虽然是民间、草根立场,但这个奖在行业内得到了较好的认可。不信,你看那些基金会大咖都来领奖啦!

颁奖嘉宾四川尚明公益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圭兹表示,评价榜修复“断裂的公益链条”,是草根组织在争取自己的权益。

现场数据解读

总体数据
调查的195家NGO平均每年获得基金会资助16.66万
20%的民间机构拿了73%的资助
50%的机构每年获得资助不超过10万
境外的“洋奶”快没得喝了!

资助草根NGO的境外基金会数量下降36%,而境内基金会数量则上升86%:

只能喝“洋奶”的NGO在健康(防艾),性少数,环保,少数民族等领域:

从单项指标评分来看,境外基金会的得分都比境内基金会要高:


一大波国产“官奶”涌来

调查发现,有政府背景的基金会比例从44%上升到46%,其中77%政府背景的基金会为首次出现:

此外,青基会系统表现突出,非常优秀的93家资助型基金会中,有12家属于青基会系统,占了13%

谁拿奖了?!

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
全球绿色资助基金(GGF)
福特基金会
心平公益基金会
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
南都公益基金会
华桥基金会
香港乐施会
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SEE)
陈一心家族基金会


提问:中国还需要境外资助方吗?
中国还需要境外资助方吗?听听三个获奖境外基金会怎么说(发言有删减):

陈一心家族基金会主要捐赠人陈禹嘉:
很多人认为中国不那么需要境外资助了,根据中国经济现状,这没争议。虽然对钱的需求不那么大,但面临越来越复杂的社会环境,理念更重要。基金会软实力,就是甄别怎样的社会问题需要去解决,是资助型机构最重要的问题,其次是找到怎样的机构去解决问题,影响力投资者不仅仅资助金钱,他们愿意花很多时间去讨论社会需要解决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所以他会和资助对象讨论解决问题需要的能力。实施软实力的主要难度是经验,洞见与长期投入的承诺,这些软实力在中国的资助型基金会还是欠缺的,随着时间发展,他们也会成熟,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

但如果能够意识到一些境外机构的优点,得到他们的帮助,在这方面做些立法推动,会很有好处,相反立法逆向而行,就会把好的坏的境外机构都赶走。现在大家看到的境外法草案,对我们来说颇令人担忧。最近我们理事会决定停止所有资助项目,直到情况更加清楚,知道我们要如何在大陆开展工作,否则如果到时不得不停止在中国的业务,终止项目的影响会非常不负责任。当然,我们基金会会一如既往支持中国慈善,更多了解中国文化,推动各项工作具体发展。

(陈禹嘉发言为英语,此处是翻译稿)

香港乐施会中国部总监廖洪涛:
将来会更加强在中国的工作,会继续观察立法过程,积极行动,如果通过,我们也会一起努力,注册成为代表处。在国内的工作不会因为境外法的不明确而停止。就算经济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贫困人口也处于第二,有一亿人处于贫困状态,中国社会不均衡发展,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工作不是一成不变的。

十年前一亿的资金很大,现在来看,贡献不再是仅仅是财务上的,更注重的是我们工作带来的价值,带来先进的理念……

社会组织如何和政府有更好的合作?乐施会会继续做三点:一、通过跟政府合作推动扶贫社区发展等工作;二、通过跟ngo合作让社会对于弱势群体的,前沿性的工作;三、中国在全世界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大,在很多方面应多国际有更多积极的影响,例如扶贫的经验,把在中国工作的经验分享给国际同行非常重要,例如中国的海外投资贸易,ngo要走出去,成为更加被国际认可的国际公民。

福特基金会项目官员苏茜:
福特基金会在中国已经三十年了,我们毫无疑问还会继续在这里做事,具体做什么:一个是我们正在讨论新的全球战略规划,具体哪些领域现在也还在讨论,未来的方向一定是消除不平等,但具体领域还没定下来,关于中国的发展战略,可能过一两个月,我们就会重新打开我们的中文网页,大家会看得更清楚。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柠檬。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