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视障者起诉12306,铁老大召唤三路水军围剿

视障者起诉12306,铁老大召唤三路水军围剿

关注NGOCN,公益视野大不同
作者:韩青
 
为了对付盲人,铁老大派出了水军。因12306图形验证码阻碍,在北京按摩店工作的甘肃盲人陈斌无法网购回家火车票,一怒之下将铁路总公司等三家单位告上法庭(详情可回顾:12306,我们法庭见)。
 
铁老大的第一反应不是如何升级网站、改进服务,而是派出了三路水军反击,打出一套组合拳。
 
第一路,由中华铁道网评论员蔡非出马,当头一棒,给网民热议图形验证码浇了盆冷水,题为《“视障人士网购车票受阻起诉铁路”的市场思维冷思考》。
 
首先,他拿出炒作的帽子,虚晃一下,迷惑读者。开头便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起诉维权’成为旅客向铁路部门申诉不满的一种新方式,其中有人借此炒作,但也有很多好的意见建议被铁路部门所采纳。”——看,虽然那些维权者那么坏,但俺们还是很包容的,没有将其一帮子打死。
 
接下来,他开始否认歧视。“从铁路运营角度看,网络购票未提供语音验证并没有导致视障人士无法购票乘车,视障人士还可以通过95105105电话、售票厅窗口、代售点等方式购票,更何谈‘歧视一说’?”
 
作者可能不知道,在《残疾人权利公约》中,对“歧视”是有明确界定的。一是直接歧视(显性歧视)。比如,“盲人不能12306购票”,这样的规定就是直接歧视。
 
二是间接歧视(隐性歧视)。比如,“大家都可通过12306购票,但要先识别图形验证码”,这会将盲人排除在外,或者说“大家都可通过12306购票,但要先听取语音验证码”,这会将聋人排除在外,都是间接歧视。换个角度,如果这样要求,“大家都能在12306上购票,但必须使用读屏软件”,或者,“大家都可在车站窗口购票,但只能使用手语”,是不是很荒唐?
 
三是拒绝提供合理便利。提供合理便利,就是要在能力范围之内,满足申请者个性化需求,而不是想当然的提供。像前两年“盲人首次参加普通高考”,李金生申请的是电子试卷,但教育部只提供盲文试卷,用李金生的话说,“我需要的是一根盲杖,你给我的却是一个手电筒”,这就是拒绝提供合理便利。如果说提供这些便利非能力所及,那需要举证说明,否则就是歧视。
 
盲文试卷
 
就12306网站来说,视障人士已经通过多种途径多次要求铁路总公司对其进行无障碍改造,但始终未得到满意答复,也未举证这超出他们的能力,这毋庸置疑是歧视。
 
《残疾人权利公约》2006年在联合国大会上获得通过,2008年中国政府签署批准这一公约,但铁道网评论员对此似乎并不熟悉,可即便是水军,也需要一定的理论知识和法律知识来武装啊。
 
最后,作者拿铁路的双重身份说事,大倒苦水。“铁路是国有企业还是公共事业?如果是企业,参与市场运营就必须把企业的利润放在首位,没有足够的利润则无法支持企业更好的发展,而承担公益责任则需要降低收益点,把更多的利润用于照顾特殊群体,这样却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企业的发展。”
 
但我想说,即便是企业,尤其是互联网企业,也是讲究通用设计的,为什么视障人士可以使用QQ、微信、支付宝,就是用不了12306啊?以铁老大现在的做派,做企业和事业都很难说合格。建个12306网站,花了五个亿,如果只是一般企业,会舍得这样烧钱,烧出一个连基本的通用设计都没有的网站吗?如果是公共事业,为何对民众意见充耳不闻,直接拒绝民间提出的合作设计?
 
第二路,由网评员赵晶晶出马,直取要害,在人民网观点频道刊发题为《“无语音验证”绊不住视障人士出行的脚步》评论。因编辑将其列入来论精选中,这篇稿子被多家网站的评论频道转载,也激起了盲人朋友的公愤。
 
该文在罗列了铁路部门“为重点人群提供多样化的出行便利条件”后,说道,“就12306网站没有设置语音验证去指责铁路部门不为残疾人提供服务有失客观。‘网络购票’设置语音验证,既需要技术的支持,也需要人能正常上网操作。盲人、视弱旅客,如果没有人帮助,自己是很难独立实现网络操作的。所以有没有设置语音验证,并不会绊住视障人士出行的脚步。”
 
这是该文的核心观点,一些盲人朋友在下边留言评论,“我只想说这个记者也太不负责任了。我也是盲人,我想反问你一句我是怎么上网的,怎么来到这里的,对你真是无语了”。作者写盲人网购车票的评论,竟然连盲人可以通过读屏软件等工具上网都不知道,这就是铁老大的水军。不过既然铁老大都看不到视障人士的出行需求,那水军也就会想当然的信口开河了。
 
 
该文的评论留言
 
一加一《有人》杂志刊文建议大家举报人民网,认为这属于互联网谣言,“违反信息真实性底线”。我个人对此持保留态度,因为哪怕这篇稿子的观点和事实全然错误,也有其存在的权利,除非会对社会造成带来直接的、不可逆的伤害。借权力之手消减其影响,不如公开致信要求人民网等网络媒体道歉,要求其对稿子的真实性把关。
 
需要说明的是,赵晶晶非人民网记者,只是网评员。原以为他/她是一般的网络评论撰稿人,这篇稿子的错误是因常识所限,但搜索关键词发现这是立场所限。此前ta多次以通讯员、网评员的身份在郑州的纸媒和铁路的网媒上发表文章,主题全部是对铁路工作的肯定。不知道这是不是屁股决定脑袋,但能将网评员身份堂而皇之地挂出来,至少说明脸皮也是能决定脑袋的。
 
第三路,又是中华铁道网评论员出马,这次是程达,不知道是换了个人还是换了个名字,话风一变,迂回包抄,标题是《12306网站正在完善,请社会残障人士谅解》。文中说,“这一原本为屏蔽机器人的验证过程,倒是把不少真人给难住了,尤其是残障人士,这些解决措施需大众谅解”,“铁路部门正在研究大众反映的问题,尤其是残障人士提供的意见正在研究解决措施”。
 
可问题是,中华铁道网只是一个行业网站,这一声音能代表铁路部门的意见吗?而且,只要求大众谅解,却不提改进措施,也不说研究进展,基本诚意都看不到,何来谅解?
 
这三路水军的反击,可说是打出了铁路总攻司的风采,让人想起了12306设计方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的回应。此前其工作人员和记者谈起12306图形验证码遭吐槽时,直言这些舆论都是刷票软件公司操控的。吐槽12306的舆论有没有受操控,估计每个购票者都心知肚明,力挺12306的评论出处,大家也都一清二楚。铁老大有这份精力、财力和军力,自然不用操心改进服务的事。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韩青。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品牌及业务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