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文章归档 > 2015年06月
2015年06月30日 10:37

被盛世吞没的公益人

被盛世吞没的公益人

又有两位朋友进去了,总觉得该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他们都是公益人,在这行业干了近十年,参与过反对乙肝歧视、残障歧视、性别歧视等。

传统的公益如救灾扶贫助学等,多是直接捐款捐物,反歧视公益工作不同,它是通过为某个群体争取平等的机会,从而改善这个群体的处境。前者着重福利,后者注重权利,前者授人以鱼,后者授人以渔。

也许这会让一些官员觉得没面子,让一些部门觉得计划被打乱。

 

比...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2日 11:44

跨性别爸爸:要和儿子一起摆喜酒

跨性别爸爸:要和儿子一起摆喜酒

父亲一定得是“生理性别男”吗?有两个孩子会称刘杰明为“爸爸”,不过在生理上,刘杰明是一个“女人”,哪怕他从不这样认同自己。四十多岁的刘杰明直到今年年初才真正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了李银河和大侠的报道,“原来自己是一个跨性别”。

大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儿子会称他为“妈妈”,主要因为不想让孩子在对事情的理解似懂非懂时给他出难题,又觉得母爱比父爱重要,妈妈的称呼能给他更多的安全感和温暖。

...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8日 17:43

姚遥:打拐,请组织调拨朝阳群众

姚遥:打拐,请组织调拨朝阳群众

就在人贩子死刑刷屏之前,网络知名闹剧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又死灰复燃,6月15日到16日,爱心澎湃的网民分别在福建晋江、青岛栈桥、四川宜宾成功的举报了三起拐卖儿童事件。经警方紧急出动并确认,这些毫无例外的是儿童及其直系亲属。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

 

如果爱心还骚动的觉得这不过是误伤,在随手拍火爆后不久,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在2012年就表示过,自这一网民自发行动开展以来,被...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2日 15:53

自杀不是留守儿童最惨的结局

自杀不是留守儿童最惨的结局

毕节又出事了。为什么说又:

 

2012年3月

贵州毕节市织金县八步镇小学生食用营养餐后出现大批身体不适的症状,86人送医院治疗。就此事件,官方称之“疑似食物中毒事件”,并进一步解释为“群体性心因性反应”。

 

2012年11月

贵州毕节市5名儿童被发现死于毕节一处垃圾箱内,这些孩子躲进垃圾箱是为了避寒而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这些孩子最大13岁,最小约7岁,多名村民称,毕节官方在对垃圾箱做了相应的措施,...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0日 09:31

维稳社工:国家权力与专业发展的杂交新品种

维稳社工:国家权力与专业发展的杂交新品种

几天前,东莞某社工机构发布了一则“维稳社工”的岗位需求,从该机构业务“以岗位社工服务为基础,以社区综合服务中心为机构实体化发展载体,重点发展项目服务”来推断,“维稳社工”是该社工机构提供的一个岗位社工服务,应该是跟综治维稳部门对接的。

 

这个“维稳社工”的职位要求里有一项“扎实的专业功底,认同社会工作价值理念”,这让人不由得问:以社会工作的价值理念该去做维稳工作吗?以社会工作的专业功底做得了...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8日 09:42

行动者们,欢迎来到后境外时代 | NGOCN 特评

行动者们,欢迎来到后境外时代  | NGOCN 特评

6月4日,《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二审稿截止征求意见。该法显然秉承着与近期对律师、媒体、公益行业、高校等领域的一系列加紧管控相同的政策逻辑,旨在完全取消各类官方无法有效控制的、支持民间自主行动的常设平台,破坏行动者的网络联结和聚集,将其控制在原子化个体的形态。该法的最终通过和生效,目前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新常态”下的民间组织

 

 

随着传统政党的日益科层化、官僚化,以及代议民主制活力...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5日 10:18

推拿店里的他:一份“国家分配”工作的背后

推拿店里的他:一份“国家分配”工作的背后

视障等于看不到,看不到等于不能做许多事情,等于只能做按摩。这样的想法也许并不符合人性,或者也不符合人权。但是,视障人只能做按摩这一种工作,在我们国家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作者简介: 阿冲,生活在广州的视障人士

视障等于看不到,看不到等于不能做许多事情,等于只能做按摩。

这样的想法也许并不符合人性,或者也不符合人权。但是,视障人只能做按摩这一种工作,在我们国家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视障人很...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5日 10:16

冯媛:性别视角解读《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方立场文件》

冯媛:性别视角解读《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方立场文件》

本文作者:冯媛 反家暴网络创始成员,汕头大学文学院妇女中心创始人并担任学院客座教授。和草根、本土NGO、联合国、国际妇女组织都有丰富的交流经验。

哪些民生问题会放在今后15年的首位?哪些议题会以怎样的方式进入决策者的议事日程?政府预算安排的优先顺序以什么为原则?

 

 

已经进入尾声的“2015年后发展议程”磋商,仅仅发生在联合国框架内,看似只是外交官们和爱掺和的国际NGO事儿,其实攸关你我的需求被政府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