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毁誉参半的“中国妈妈”胡曼莉车祸去世

毁誉参半的“中国妈妈”胡曼莉车祸去世

被称为“中国妈妈”的丽江民族孤儿学校前校长胡曼莉11月24日在从四川回丽江途中因车祸去世。


据《云南信息报-丽江读本》11月25日报道,一知情人士表示,今年九月份胡曼莉就离开丽江去做支教助学活动了,路线是从丽江出发到西藏沿线的贫困地区,最近一站是在四川雅江的支教点,然后在从四川回丽江的途中发生了不幸。

今天下午胡曼莉的遗体将运抵丽江,其在玉龙新城的家中已由亲朋好友和曾经抚养过的孤儿搭建了灵堂。
 

一、誉满天下


从1989年为武汉钢铁公司代养孤儿陈斌、陈燕起,胡曼莉走上了民间慈善的道路,也由此收获了大量的声誉:1992年她创办中国首家民间慈善机构“中华绿荫儿童村”,曾荣获“全国优秀教师”、“全国女职工标兵”、“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儿童工作者”等多项荣誉;1996年她被《中国青年报》评选为“中国十大新闻人物”之一;1999年创办全国唯一一家民办的“云南省丽江民族孤儿学校”。2001年前,央视以她为主角拍摄公益广告,展现一位特殊母亲的无私情怀,博大母爱。
 

二、备受质疑


然而也是在荣誉到达顶峰的2001年,资助方美国妈妈联谊会将胡曼莉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胡在收到这些指定捐赠给丽江地区孤儿的款项后,未完全按照原告方的要求使用该款项,并且在财务管理中存在账目不清、弄虚作假、公私混淆等状况。胡终审败诉,云南省高院终审判决她返还美国妈妈联谊会捐款90多万元。

2001年12月,南方周末报道了胡曼莉被推上被告席的经过,用了两个版面“揭发”了胡曼莉的真面目。这位被誉为“中国母亲”的知名人物被指善于做秀,用动人的故事换来许多好心人的资助,而帐目却是一笔糊涂帐;甚至儿童村里的孩子有受虐待的嫌疑。为了方便“开展工作”,胡曼莉还自称是国务院某副总理的干女儿。撰写该报道的记者感慨道:“不能说胡曼莉是个坏人,她只是缺乏一个慈善从业者的基本元素:诚信。这种诚信是不会因为金钱、健康、家庭和委屈而改变的。应该说胡曼莉不适合从事慈善事业,简单地说是不适合做好事。”

自此之后,在网上搜索她的名字,可见的几乎都是与“骗捐”“敛财”捆绑在一起的,对于慈善事业的反思。
 

三、真相的面纱


官司纷纷扰扰,2007年2月,丽江市民政局作出对丽江妈妈联谊会予以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胡曼莉也于2007年7月9日申请辞去学校校长职务及学校法人代表,一度消失在公共舆论中。在最后可见于媒体的报道,在2010年,胡曼莉接受丽江读本采访时曾表示:“如果我真做了外界说的那些事情,犯错的高官都能下马,更何况我,人家肯定早把我抓起来了。我相信,在中国这样一个法制社会,是讲证据的。只要自己是清白的,就没有什么可恐惧”。

而2010年三八妇女节,中国央视四频道《走遍中国》连续三个晚上播放"丽江民族孤儿学校"专题片(上中下三集),重新以正面形象报道胡曼莉,姿态耐人寻味。
 

四、愿慈善不再有争议


2001年起,因官司与南方周末的调查报道,人们对胡曼莉的评论云泥两判,有人认为她多年忍辱负重,不愧“中国妈妈”称号,有人称她“使慈善事业不再纯洁”。2001年的时候,社会无法想象此后将出现的殷永纯、袁厉害、郭美美等等。然而,由人主导的慈善事业,本来就如同人一般复杂。


附:
南方周末报道:跨国调查“中国母亲”胡曼莉
丽江读本:胡曼莉:只要自己清白,没什么可恐惧
 

南方周末报道:跨国调查“中国母亲”胡曼莉


对胡曼莉的调查,并非因为在云南丽江的那宗难以了结的官司(详见相关报道),而是源于今年6月中旬发至本报编辑部的一份署名电子邮件。

邮件上说,以收养孤儿出名的胡曼莉并非真心疼爱孤儿,只是以孤儿名义聚敛钱财;为了吸引游客捐款,丽江古城四合院的门白天总开着,游客随时进出拍照,严重影响孩子的学习和休息;孤儿经常被工作人员关在厨房里罚站,不给饭吃,有时候被捆着双手用竹条抽,被打完以后还不准哭……

没想到,近3个月的调查,由一封电子邮件延伸出来的线索像棵疯长的树,调查的触角伸到湖北、福建、云南、北京、江苏、上海以及美国,光环之下的胡曼莉逐渐真切起来。

2001年4月起,中央电视台播出长2分钟的公益广告“中国母亲”胡曼莉,通过胡的拆说,展现一位特殊母亲的无私情怀,博大母爱。然而,2001年6月,她被美国妈妈联谊会推上被告席,官司至今未了。
 

胡曼莉怎么从武汉迁到了福州?

徐新和是武汉中华绿荫儿童村的义务形象顾问,曾为胡曼莉策划过很多活动,诸如有20多家媒体全程跟踪报道的“特别婚礼”(1995年1月8日)、在武汉洪山广场的“母亲节向妈妈问好”等等。

徐新和原是几家大企业的形象顾问,他曾发动40多名亲戚朋友为胡曼莉收养的孤儿捐钱。1994年初由一个老板介绍,他认识了胡曼莉。到三四月份,胡很认真地邀请他担任儿童村的形象顾问。胡对他说,儿童村没钱了,连奶粉钱也不够,孩子们的生活很拮据。

徐新和对记者说,直到去年他才知道胡曼莉当年对他撒谎,“有人告诉我,她当时的账号里还有几十万元捐款”。

1995年暑假期间的“呼唤爱心万里行”,是徐新和为儿童村策划的另一个大型活动,为了让孩子们明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第一站被定在福建的涌泉寺,场面很感人。但胡曼莉母女在厦门南普陀寺的一些行为,使徐新和开始产生怀疑。

“那天是农历六月十九(公历7月16日),儿童村在南普陀寺大门外搞宣传,村旗铺在地板上,孩子被放在旗的后面。那天捐款的人特别多,钱就放在村旗上,也不愿意签名,我看见有的人把钱包都掏空了,只剩下回家的车费,村旗上面的钱堆得像小山似的。

“我还记得两个细节,一是胡曼莉让孩子把5块、10块的小票拿起来,把50、100的大票留在村旗上面,胡曼莉的妈妈把收起来的小票塞在一起;另一个细节是,胡曼莉把30多个小孩丢那里,自己数钱去了。孩子们像乞丐那样没人管,胡曼莉后来对我说,就是乞丐。

“那天来采访的记者也不少,有的记者问胡曼莉,今天有多少人发了菩提心,接受了多少社会募捐,胡曼莉说明天告诉你。晚上,在寺院的客堂里,我向胡曼莉要数字,说记者要,南普陀寺慈善基金会也要登记,胡曼莉不理我。我再问,她还是不理我,平时她对我还挺尊重,那天她却用很怀疑很陌生的眼光看着我。她妈妈忽然插了一句:‘你家的钱也登报吗?’我对她说,如果是你家的钱你家的事业,我是不会做的。胡曼莉‘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人走了出去。

“到月底,我估算了一下,这个月收到的捐款加上‘万母会’的80万,把孩子养大应该不成问题,我就离开了。而那天的捐款数字始终没有公布出来。”

“万里行”在福建就夭折了,但福州人的慷慨加上内地与沿海城市的经济差距,使一直受着“武汉义演”风波困扰的胡曼莉产生了落户福州的想法。1995年9月17日,在没有向武汉、福州两市民政部门打招呼的情况下,胡曼莉把孤儿全部迁到福州。

当时担任儿童村办公室主任的田宣传说,胡的记者朋友还劝她要慎重考虑这种处理方式,以免给政府留一个不好的印象,胡曼莉说,我不报告不打招呼又怎样?我有几十名孤儿,看你政府敢把我怎么样。
 

某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与“副总理的干女儿”是怎么来的?

在一本以丽江妈妈联谊会的名义印发的小册子上,有很多照片,第一张是胡曼莉与现任一位国务院副总理的合影,第二张是胡曼莉与一位中央领导人的握手。这两张曾在全国很多报刊杂志上刊登过的照片,被放得很大,挂在福州的中华绿荫儿童村墙上。

田宣传是至今为止连续为胡曼莉工作时间最长的人,他说,拍那张与中央领导握手的照片时,他在场。

“那是1994年5月,我和胡曼莉、徐之江(儿童村的一名不定期义工)住在北京全总的‘职工之家’,听说有位中央领导在这里的会议室开会,胡曼莉连忙带着徐之江和我找到会议室,并吩咐徐把照相机镜头对好准备拍照。过了一会,那位中央领导从会议室走出来,她马上凑上前自我介绍说:‘我就是武钢收养孤儿的胡曼莉’,中央领导说‘你好’,与她握了个手便走了。徐之江拍下了这张照片。”

1994年3月7日,胡曼莉随一个英模报告团到中南海演讲,受到一位副总理的接见,胡曼莉就是利用那次机会把武汉义演的材料交给了中央领导。回到武汉以后,胡曼莉叫田宣传把副总理的题词和接见她的照片放大挂起来,“吓吓下面的小鬼”。

胡曼莉不止一次在一些场合说过,她是副总理的干女儿,“我和某某某就像一家人一样,我有他家里电话,谁敢动我,我就直接与他通电话……”
 

胡曼莉是怎么处理钱的问题的?

胡曼莉给公众的形象是为了孤儿无私奉献,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讲过自己的价值观:“人的活法是不一样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做的是有利可图的事情,我不喜欢为钱。”胡曼莉还说,在学校里她不管钱,只管给孩子们缝补衣服和剪头发。

可惜,被调查出来的事实无法印证她说过的话。

1998年,松花江、长江水灾,美国妈妈联谊会委托胡曼莉购买一批物资救灾,包括帐篷、棉被、棉衣、大米。其中从武汉兄弟集团购进的棉衣,每件55元,但胡曼莉报到美国的价格是150元一件。单这一项的差价就是20多万元。

负责开车的司机说,去买棉絮之前,胡曼莉专门吩咐他们,到汉正街廉价市场买那种十几块钱一床的垃圾棉就行了。他知道胡向美国报的价是100元一床,但买了多少他不记得了,“那次是用单位接送职工上下班的大客车去拉的,塞得满满的,连司机位旁边的地方也放满了”。
那位司机还说,买大米全是七八毛钱一斤的陈米,然后给别人报一块多,买了十几汽车。

在一份胡曼莉给美国妈妈联谊会的财务报告上,有一项是吴光宇手术费:12万人民币,后来会长张春华在北京打电话到哈尔滨第二人民医院医务科查账,发现胡曼莉只给了8万,医院的收费也是8万。

张春华曾经收到过一封打印好了、然后由孤儿学校职高班36名孤儿签名的来信,信上表达了他们希望张妈妈能资助他们读职业中专的愿望,还专门提到拿到一个中专学位的费用是学制3年每人3万人民币。

张通过学校教师和丽江地区慈善会工作人员查询发现,第一,没有人写过信,第二,在丽江念职中,包括学杂费、书费、食宿费,总共两年,7500元。

关于胡曼莉管不管钱的问题,记者问过江仁————江仁是胡曼莉养大的孤儿,当时任学校办公室主任————江仁说,用钱是要经过胡妈妈同意的,日常的支出是计划好的,不需要问妈妈,但超支的部分就按程序,先由用钱的部门打报告,交到财务部,财务部交给办公室,由办公室主任再交给胡曼莉,胡曼莉同意后才到财务部领钱。

律师手上有儿童村前任出纳陈燕(胡曼莉第一次收养的孤儿)亲笔书写的银行户头记录,一共有15个账号,其中有8个用了“王晶”的名字作户名,5个是用了陈斌(陈燕的哥哥,同时被胡收养)的名字,用胡曼莉的只有两个。

“王晶”的账号上全是美元,7个账号上存的都是2500美元,还有一个存了2756美元,这8个账号都是1997年9月3日同一天存入,存期都是一年,总数是20256美元。

记者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王晶的电话,她曾经是福州中华绿荫儿童村义务教师,当记者问她关于账号的事时,她惊讶得在电话那头说不出话来。她说她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徐新和说,绿荫儿童村还在武汉的时候,有一次胡曼莉到武汉外国语学校———那是她的母校———演讲,在台上,她声情并茂地讲着国旗的故事:SOS国际儿童村要给绿荫儿童村捐款,但条件是要在儿童村里挂他们的旗帜,为了给中国人争一口气,把中国国旗在儿童村挂起来,她没有接受外国人的捐赠,由于没有买旗杆的钱,所以现在的国旗还是用竹竿撑着,大风一吹就倒了。

演讲一结束,现场的师生踊跃给胡曼莉捐钱。

过了一段时间,徐新和到儿童村还没看见新的旗杆,就问胡曼莉,胡曼莉说,要是我把旗杆竖了起来,下次演讲就拿不来钱啦!据里面的工作人员说,旗杆一直到儿童村离开武汉都没竖起来。

甚至信仰也可能被她利用。记者看到过田宣传保留下来的、任儿童村办公室主任期间写的工作日记,1997年初的一段时间是胡曼莉写的,从字里行间可看出,她应该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但在去年10月11日写给美国一名捐款人的信上,她又一口一个“耶和华”、“我的救主”、“我爱天父”,还用英文抄了《圣经》中的一段诗。

她对记者说过,为了孩子,她会做有违常规的事情。
 

胡曼莉真爱孩子吗?

记者第一次采访,她坐在丽江古城四合院的小板凳上,穿着纳西族服装,嘴角带着慈母般的微笑,正在补一件小孩子的衣服。身边的长板凳上放了一些还未打开包装的玩具,旁边是放针线和衣服的筐。

一个还流着鼻涕的男孩在她身边呆着,胡曼莉时不时给孩子擦擦鼻涕,搂一搂,有两三个孩子走过来,甜甜地对着胡曼莉叫“妈妈”,把手里的饼干先放进妈妈的嘴里咬一口,然后放进记者嘴里,最后才放到自己嘴里。

胡曼莉介绍,流鼻涕的孩子是育幼院里最小的,捡回来时才几个月,现在已经两岁了。然后她又指着另一个个子稍高的男孩说,他是傈僳族,4岁半,来了两年多了,这孩子有点痴呆,所以倾注了特别多的爱。

衣服补好了,她把一个女孩叫过来,给她穿上,拍拍她说:“去玩吧。”女孩高兴地走开了。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和美好。记者当时真的被这幅画面感动了。胡曼莉对记者说,她就是喜欢孩子,只要看着孩子就什么烦恼都忘了,“别人对着孩子叽叽喳喳会烦,我不,我觉得比歌还好听”。

可是,和胡曼莉一同带过孩子出远门的徐新和的感觉就不同了。他说,那次“万里行”,两个星期下来,他最大的感觉就是,胡曼莉其实并不喜欢小孩,只是把小孩当道具,来了人才把孩子抱在怀里。

胡曼莉出名以后,时不时会有人把弃婴放在儿童村的门口,白天是不能不捡的,如果不抱进来邻居会骂的。一个给胡曼莉当过司机的人说,在武汉的时候,他至少帮胡曼莉扔过5个,有婴儿也有孩子。

他说,只要是在晚上,胡曼莉叫他们工作人员带哪个孩子出去玩玩,那就是把他扔掉的意思了。“其实她想扔谁我们都很清楚,肯定是那些有病的,或者笨的,长得不好的。就扔到政府福利院附近。”

徐新和记得,有一次他去儿童村,看见一个小男孩坐在门口笑,儿童村的人告诉他那是个白痴,但他还觉得那孩子挺可爱。过了两个星期,他想起那个男孩,守门的人说,扔了。“怎么扔的?”徐新和问。“给他一些东西吃就扔了。”守门人答。

那个司机还说,胡曼莉如果在外面办事办得不顺利,回来就会马上把大孩子召集起来,对他们说谁谁谁对妈妈不好,你们要记住之类的话。

去年6月,张春华从美国打了电话到丽江,说她准备到中国来。胡曼莉召集几个大孩子开会说,美帝国主义要来整她了,要孩子们跟她一致对外。她还说她是因为养他们才被整的。她特别对陈斌说:“你不是我生的,但靠我养,我养你一场,这时候你就要站出来,死了你也值得。她来了你们给我把她杀了。”

开完会,陈斌、江仁等四个孩子就拨通了张春华的美国电话说:“你再敢来中国,我们就把你杀掉!”

田宣传是被胡曼莉开除的,后来他成了美国妈妈联谊会的证人。他说,本来打算回家以后平静地过日子,如果不是胡曼莉连续不断地找人打电话和派人上门威胁说,不许他在外面乱说胡的坏话,否则杀了他全家,他是不会站出来作证的。为此他还专门到派出所备了案。

 

丽江读本:胡曼莉:只要自己清白,没什么可恐惧


丽江读本:从你创办丽江民族孤儿学校起,外界便一直没有停止过对你的质疑?那么,外界的质疑,是否真有其事?对此,你如何解释?
胡曼莉:如果我真做了外界说的那些事情,犯错的高官都能下马,更何况我,人家肯定早把我抓起来了。我相信,在中国这样一个法制社会,是讲证据的。只要自己是清白的,就没有什么可恐惧的。

当时别人攻击我的资金有问题。但大家都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而我做的这个民办事业,是前人没有做过的,很多都要摸索着走。既然人家说我们有不完善的地方,那我们以后就都程序化,不管什么捐赠,小到一百块钱,我们都开收据。不留名的,我们就开成“无名氏”,在收据上记录下何年何月何日何时收到的捐赠,然后给它统一存档。当时的一些负面报道,其实是一面镜子,能够照得到自己哪里好哪里不好,然后让自己不断加以完善。有非议非常正常,关键是自己要做得更好。民办事业,它的发展,同样也需要一个过程,才能逐渐走向规范。

丽江读本:从你的描述来看,当时面对的压力可谓不小,你是如何走过来的呢?
胡曼莉:以前,别人把我捧那么高,什么“中国母亲”、中央电视台的报道等等,一下子从那么高的空中重重跌下,那样的滋味可想而知。面对当时的情形,换做别人,可能早就不干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其实只要把名放下了,就什么都想得开了。反正我这辈子就只做这件事,就是要把它做好。人家说:“三百六十行,不当孩子王”,做这个工作,如果你不够耐心,有时真的会觉得很烦,我因为不仅仅是把这里的学生当成学生,而是当成自己的孩子,所以才能坚持下来。

丽江读本:听说当时你都准备和媒体打官司了,后来为什么又不打了呢?
胡曼莉:那个时候,我是下决心打官司了,律师的起诉书都出来了。但是后来,我为什么不打了呢?如果我再打官司,无异于又是一番炒作,而且不仅仅是我,还要让300多名孩子去和一群记者对阵,对孩子的影响也不好。所以虽然很多人都鼓励我打官司,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

丽江读本:照你的年纪,本还没到退下来的年龄,为何不再当学校董事长了呢?是迫于外界压力吗?
胡曼莉:我现在已经退了,董事长、校长都交给别人了,让从这所学校出来的学生来当。做公益事业,不管什么方式都可以做,早点退了,可以让年轻人更早地来接班。慈善事业做得好,是一项持续的事业,需要有接班人。但我现在还在当着一个班的班主任呢。让我高兴的是,从我们学校走出去的学生,现在也都能独挡一面。我们学校教职员工一共有55名,其中一部分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比如我们现在的董事长、我们的教务副主任、我们的办公室主任,包括食堂的厨师等。

丽江读本:学校未来发展,有着怎样的规划?
胡曼莉:我们学校刚刚创办的时候只有小学,小学毕业的学生从学校出去后,回到家乡或到了其他学校,他们毕竟是没有父母的孩子,无人照管,又刚好处在青春叛逆期,如果得不到社会的关爱,很容易走上歧途。所以后来我们就开始办初中,从幼儿园到初中。到了现在,又面临新的问题:初中学生毕业后,不一定所有的学生都能考上高中。那么,这些考不上高中的同学怎么办?所以我们决定办高中。

我们的高中将会和丽江技工学校联合办学,由技工学校的校长来担任学校校长,与该校资源共享。高中的课程两年学完,剩下的一年甚至一年半的时间专门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如电工、面点制作等。这样等到他们高中毕业,即便考不上大学,也有一技之长,容易找到工作。从明年开始,我们将开办高中,这一届的初三学生将成为学校高中部的第一批学生。

下一步,我们要对学校进行改扩建,现在中国少儿基金会决定给学校拨1000万,我们请深圳大学帮我们做好了设计,可以开工了。根据规划设计,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宿舍,都会体现民族风情。我们学校的学生来自那么多个民族,就要让他们在学习和生活中体会到各自民族的民族文化和风情,比如盖个彝族风情的宿舍,让彝族学生住在里面,知道并体验到本民族的建筑。学校改扩建完成之后,食堂也将被取消,今后我们将采取家庭式的居住和生活模式,按年龄阶段,几个学生组成一个家庭,每顿饭由每个家庭自己动手来做,让学生们从小养成动手的习惯。每个家庭做的饭菜,也可体现民族风味,比如做纳西的水焖粑粑、鸡豆凉粉等,让民族传统饮食在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中得以传承。

丽江读本:你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今后还会留在丽江么?
胡曼莉:如果说有什么愿望,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学校所需资金,都能自给,百分之百不靠社会援助。我现在55岁,我想再怎么样,至少还能再折腾5年吧,现在我女儿和新西兰女婿也在学校里帮忙,我算是在丽江安家了。我在丽江生活了那么多年,习惯了丽江的山、丽江的水,也喜欢纯朴善良的丽江人民,这辈子,我是不会离开丽江了。

※ 本文为NGOCN原创组稿,责编:鹿柴。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