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催泪瓦斯下的巴黎:气候大会的招牌抗议今年搞得下去吗

催泪瓦斯下的巴黎:气候大会的招牌抗议今年搞得下去吗

巴黎气候变化大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次缔约方会议)终于要开了(11月30日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届时100多位各国领导人都将出席,这也是中国最高领导首次出席的气候大会。

习近平主席抵巴黎 着灰色风衣


这种高(拖)大(拉)上(慢)的国际会议,民间又是怎样参与的呢?这就不得不提每年气候大会都会发生的场外抗议事件了。

2014年利马气候大会


2014年12月12日上午,来自不同国家的数十名环保人士横卧在利马气候大会会场地面上,集体抗议气候谈判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进展迟缓。当天,利马气候大会已进入会期最后一日,但关键进展仍未显露。

2013年华沙气候大会


2013年11月21日 华沙气候大会“冲刺”阶段 非政府组织退场以示抗议。
 

示威者头戴奥巴马、奥朗德、默克尔和安倍晋三的大头像,在场外抗议

 

2012年多哈气候大会


数百名环保人士12月1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游行,要求在这里参加联合国气候谈判的各国政府代表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加紧努力,有所作为。

12月1日晚间当地艺人在场外以音乐形式表达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愿望

 

2011年德班气候大会
数千名南非年轻人在海滩上摆出一头巨狮的头像,呼吁就气候变化采取紧急行动。
绿色和平活动分子试图在德班一家酒店拉起一个写着:“聆听人民,而不是污染者”的标语


而今年,因为此前的暴恐事件,根据“紧急状态法”,法国在气候大会举办前就已采取措施,11月27日据媒体报道至少有24位环保行动者被软禁家中,因为他们有可能在气候大会期间组织游行活动。11月29日据媒体报道,近4500名示威民众举行抗议活动,部分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共有208人遭到拘押。

所以现在允许的抗议方式是这样的:

据说共和国广场这个大约2万双鞋里,有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和梵蒂冈代表教宗方济各送来的。尽管街头行动被严格控制,数以千计的环保行动者,其中包括备受瞩目的女性生态主义活动家范达娜·席娃,已经誓言要抗命游行,在12月12日举办公民不服从行动。

为什么气候大会那么重要?联合国气候大会的全称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N次会议,《框架公约》是世界上第一个为全面控制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以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给人类经济和社会带来不利影响的国际公约,也是国际社会在对付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进行国际合作的一个基本框架。

《框架公约》于1992年6月4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联合国环发大会(地球首脑会议)上通过。1994年3月21日,公约生效。

1995年之后,每年举行一次缔约方会议,但每年探讨的焦点并不相同。

2005年前,会议焦点在于《京都议定书》能否生效,缔约方能否履行第一承诺期减排责任。《京都议定书》包括很多内容,其中比较具体的规定有:从2008到2012年期间,主要工业发达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要在1990年的基础上平均减少5.2%,其中欧盟将6种温室气体的排放削减8%,美国削减7%,日本削减6%。

2005—2012年,会议焦点在于2012年《京都议定书》到期后,即在第二承诺期期间,各国将承担何种减排责任,2011年,决定延长5年《京都议定书》的法律效力;2012年,通过对《京都议定书》的《多哈修正》,又延长8年。

2012年至今,会议焦点在于2020年后,全球该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因此承担了完成2020年后国际气候机制的的历史使命,制定出一份新的全球气候协议,以确保强有力的全球减排行动。

总之就是1992年大家说好要一起节能减排对付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结果拖拖拉拉23年过去了没啥进展,然而已经到期限了只好一起商量下一阶段的计划,的一个会议。


※ 本文为NGOCN原创组稿,责编:鹿柴。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