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与李克强、昂山素季同领一个奖,这个89年女生做了什么?

与李克强、昂山素季同领一个奖,这个89年女生做了什么?

 

美国杂志《外交政策》每年都会评选出“全球百名思想家”,获奖者多为全球范围内政经、文化领域影响力大的人物,获得此奖的中国人包括有李克强、王岐山、贾樟柯、王健林,近期备受关注的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也曾上榜。今年两名中国女性也获得了“全球百名思想家”,其中一个是柴静,而另一个更同时上榜BBC评选的2015年度“100Women”。

连拿两个大奖,她都做过些什么?

反家暴,她穿“染血”婚纱走上街头,把裸照印成明信片;倡导增设女性厕位,她“占领”男厕所、联合建筑设计师给住建部门寄信;她还是一名“出柜”的女同性恋者,在同性婚姻尚未合法化的中国,她跟女朋友办了一场公开婚礼。

给住建部门寄信


作为女权行动派的一员,她参加过不少性别平等倡导行动,却在今年妇女节前夕,与其他四名女权主义者一同因策划“三八节贴贴贴”(反对公交车性骚扰的活动),被刑事拘留长达37天。

她就是李婷婷,“行走江湖”时又叫李麦子,她说自己谈不上大思想家,而该奖(全球百名思想家)是对女权行动派的认可,女权主义行动派在过去几年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使得许多国内政策都发生了改变。

“全球百名思想家”将李婷婷称为女权、同志活动家
 
 
 


对话李婷婷

NGOCN:从你获得这些奖项可以看到,中国的女权行动是得到认可的,“女权五姐妹”的事件也有大量外媒报道、境外声援,但墙内公众不一定能看到,官方似乎也没有积极回应。你觉得这些来自境外的支持、认可对中国女权发展有什么实在的推动呢?有可能成为跟官方对话的谈资吗?
李婷婷:我觉得联合国妇女峰会,主席习近平做的承诺是非常好的,虽然不是对中国,但对非洲妇女也是让当地人高兴的事,从这点来想,我们的工作的确是有作用。包括主席夫人彭丽媛的发言也一定跟女权五姐妹的事情有关。不过中国政府就是家长式的处理,是不愿意说自己做错的。

这次抓的人是做女权的,在国外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也给他们上了一课吧,别以为我们是小姑娘,好欺负、很弱、没有脑子。到后来他们也承认,我们是挺厉害的。

虽然消息封锁了,国内还是很多人知道这事,而且相关部门也没有特别去删一些东西,除了主流媒体的删得特别快,其他的(自媒体)也没有特别管,我觉得这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对女权的态度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还是非常怕公开的聚集,以后公开聚集的机会可能变小了,这事对我们五个来说受了点苦头,但是对于中国和全世界的女权运动联结还是非常有帮助。

不过,没有了行动派,没有了街头行动,很多性别歧视问题不能再通过街头行动来促成跟政府的对话,现在行动的力量在削弱,有新媒体的力量涌现,但这无法替代街头行动。

未来我希望女权行动派能开拓一些新的方式,新的策略,来积极回应这个社会上的性别问题。

原计划使用的“三八节贴贴贴”


NGOCN:你提到想成为中国第一个公开出柜的同志律师,从街头行动转到法律的平台也属于一种行动策略转移吗?
李婷婷:我觉得换个工作挺好的,哈哈哈,不过太难考了,考不过......我觉得同志运动需要出柜的律师,这样出柜的人还是特别少。

NGOCN:现在各个领域都比较紧张,就是想要寒蝉效应,这段时间你还挺高调的,办婚礼啊,拿奖啊,你自己觉得自我审查会比以前多了吗?
李婷婷:拿奖是别人要给我颁发的,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婚礼是希望为婚姻平权作出贡献,也是对我们亲密关系的一种另类尝试,毕竟是另类婚姻,只是一个仪式,仪式感很强。

我坚信,我们五个人是无罪的,依然不用自我审查,但是我发微信,打电话,还是觉得有干扰,这让我缺乏安全感。

李婷婷的婚纱照


NGOCN:最后想问一下,当时被搜走的电脑现在还回来了吗?
李婷婷:一直在要求归还,但一直没有归还,只还了生活用品,贵重的都没还给我。

(NGOCN就此不归还电脑的情况咨询了陈进学律师,他表示扣押物品不归还属于违法,确认和案件无关后应马上归还)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小田。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