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大理拆与罚,经济势力借环保之名重新洗牌?

大理拆与罚,经济势力借环保之名重新洗牌?

近日国内新闻,大理频频登上榜首。从制定征收天价的洱海保护费开始,这个刚走上发展之路没多久的国家多A级旅游城市,正在向世人展示一场说干就干的自我阉割。

大理坝子,以苍海闻名,人们世代居于山海间的一个狭长坝子中,西高东低,苍山十九峰上的十八条溪水途经坝子流入洱海。栖居在此的人类生活中各种排放也流向洱海,随着坝上生活人口的日益增多,洱海曾在两个年度突发蓝藻,加之又有滇池污染的前车之鉴,洱海保护显得尤为艰难。


然而大理天赋奇美的自然资源,这个命中注定以旅游为生的发展中城市,它的管理者们正在或者已经制定出一系列针对旅游从业者的,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治理理念与治理措施。

比如:高额的洱海保护费方案
比如:客栈的名额配给制方案
比如:已实施的超占超建处罚方案。

在习到访过一次洱海后,地方政府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把保护洱海提高到政治的觉悟高度上。像上世纪60年代用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杀猪一样,某些脑温虚高的政策制定者,枉顾苍洱之间已然形成的旅游业态,强力拉起了所谓铁腕治污的大旗。

经济发展曾一度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全世界都走过这样一段弯路。如何让大理敞开怀抱接纳世界各地旅游者的同时,还能行之有效地避免过度环境污染,其实是每一位身在大理的人的共识和切身利益。

人因生产生活所需要,每个人都是环境的破坏者,但每个人也可以是环境的维护者,破坏和污染都是随意和不重视产生,但治理一定需要科学性合理性。

不可否认,近几年洱海周边客栈群起,加大了洱海保护的压力。媒体曾爆出著名白族舞蹈家杨丽萍客栈的污水也直排洱海,更起了一个负面的明星效应。如何让洱海边的客栈群体成为洱海环保的重要参与者而非官方眼中的大患,才是管理者负责任有担当的作为。如果政策看上去是在保护洱海,但是却与现实与经济发展严重脱节,那么一味的拆与罚,就更像是借环保为由的经济势力重新洗牌。

洱海第二个污染主因,是大理坝子中当地农民大量的种植蒜。种蒜所施的肥料,是其它农作物的多倍,土地富营养化后,产生的尾水也流入海。

第三个污染主因,是洱海源头的洱源县,民间大量养殖奶牛。而一头牛一天的排泄物,是人类的三十倍。洱源县的邓川镇,建有当地大型的牛奶生产企业。

可以说,是这三大主因聚合造成了洱海流域的环境问题。

然而,在此次声势浩大的洱海保护整治中,近水的客栈和民宿,成为当地管理者整治的首要对象,而这些经营者又大多是外来的人。


眼下大多数客栈虽然能够清楚的交代自己的污水排向,原因是洱海边历史形成的村落,村落中有以村为单位因地制宜的做了一些粪水的处理工程,临海边的大多数客栈排污和其它村民一样,排入村中的排污官网,而以村委为单位的官方机构,每年向客栈收取垃圾费或是排污费,像是相互之间的一种交易,不成文,也没有标准。

在此次因保护洱海已在实施或者传闻正在制定的其它法规还有:禁止农民出租自己宅院做经营的规定。


近期的在建户整治中,更是动用运动式和连座式的手法。在无相关法律条文的支撑下,以整治为名,叫停所有施工项目。在对建筑物的鉴定和处罚中,更是违背上位法。

大理市在几年前相继出台了《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洱海保护管理条例》和《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海西保护条例》两部地方性法规。海西保护条例于2012年12月21日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通过,2013年3月28日云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批准。海西(苍山洱海之间为海西)保护条例第十三条明确规定:
海西保护范围内不得建设超过三层或者总高度超过12米,以及不具有当地民族传统风格的建筑;确需建设的,应当召开听证会,并报自治州人民政府批准。

而大理市政府目前在当地进行一项名为“大理市洱海流域环境综合整治工作部署及大理市农村在建项目整治”的工作中,制定了新的处罚内容:
一户一宅,层高不得超过二层,建筑面积不能超过占地面积的70%,总建筑面积不得超过450平方米。

管理者如此置2012年官方制定实施的《洱海海西保护条例》于不顾,新设处罚标准,罚款一户不缴,一村不准建。一方面可以理解环保压力大,管理者服务经济发展的意识和能力有限,一方面也可以理解为籍此权力寻租。

以保护洱海之名,一边对民间民宿进行杀鸡取卵,一边却还在进行官府开发。


大理古城苍山角下,重点房地产项目,希尔顿酒店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喜洲海舌公园的开发,更是堪称“洱海传奇”。

在大理发展与保护的历史上最严厉的环保政策出台后,海舌公园内的一家餐饮居然明目张胆营业了。这个被列为苍山洱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海舌岛,隶属于当地政府的一个管理机构。这个机构和民间代理人合伙,独营海舌公园内的餐饮项目。


每到中午和傍晚的营业时光,餐馆旁边的污水收集池就呼呼的往外冒着店中的排污水,污水中的油星在阳光下点滴发着光,顺着地势的低洼处不断地流入洱海。


在大理从事餐饮行业,需要取得建设,规划,排污,卫生,工商,税务的许可证,而且证件连环套。只能在拥有上一个管理部门的许可之后才能办理下一个证,工商营业执照是必须之前所有证照的齐全才能取得。

目前很多餐饮商家的审批在排污上被卡住。根据大理市环保部门的最新要求,只有排入市政排污管网的餐饮类企业,在安装有过滤设备的基础上,才能取得排污许可证。大理市政排污覆盖到的地方又极少,很多商家没办法也没能力跨越百里千里把自己的排污管接入市政排污管网。在政策与现实的两难中,管理者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于是无证经营成了普遍现象,有些商家如此经营了几年,自然就成了管理部门案板上的肉,想怎么切就怎么切。从而形成了今日大理放水养鱼却关门打狗的地方管理模式。而客观条件恰好具备可以将污水排入市政管网的商户,材料递交上去,很长时间也在环保高压下处于无人问津的待批状态中。

在针对民宿管理的会议上,官方不止一次的透露:接下来,大理地区的民宿将以行政区划分实行名额制,这中间会产生多大的灰色地带暂且不论,这难不成是扯环保的旗倒发展的车?

以环保之名,针对民间铁腕强拆巨额罚款。而官方参与经营的项目污水可以横入洱海,这样的环保,不过是块遮羞布,想挡住“只许官州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 本文为NGOCN原创投稿,作者:老卡;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