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冬捐短裙,夏赠棉衣,公益捐赠为何如此美丽冻人?

冬捐短裙,夏赠棉衣,公益捐赠为何如此美丽冻人?

NGOCN原创/作者:韩青

今年过节不送礼,送礼只送超短裙。新年刚过,陕西岐山一78岁老农收到了一份镇政府转赠的礼物。打开一看,是超短裙和短裤,长度只有三十厘米,还皱皱巴巴,质地极差。

冬捐短裙,夏赠棉衣,公益捐赠为何如此美丽冻人?

老农曾因脑溢血导致肢体残疾,卧床八年。这份礼物让其家人哭笑不得,网友纷纷感慨这真是“美丽冻人”。镇政府表示这是上海某服装企业的爱心捐赠,老人不能穿,家人可以穿。

类似的事情时有发生。2014年冬,郑州市残联举办“冬季送温暖”的活动,结果送到大家手上的,是“白黑蓝相间的裙裤,只适合肢体健全的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穿”。郑州残联也回应说,这是上海一女装企业的无偿捐赠,由中残联福利基金会视情况下发到各地残联,已持续五年。当时也是吐嘈声四起。

于是就有人回应说,“我们可以不要捐赠,但不能质疑爱心”。可这样的爱心,真的不能质疑吗?如果说不能质疑,过年回家给老爷子送套超短裙裤试试,看这个年还能不能拿过好——要么把老人家气个半死,要么自己被揍个半死。即便再宣称是爱,也要“发乎心合乎礼”,要考虑对方的需求和感受。

对这个事情,我是有亲身体会的。记得我小时候为给我妈过生日,用自己的零花钱给她买了个礼物——一条能动的蛇,当然是塑料的。虽然知道我妈一直怕蛇,但当时只觉得好玩,想着假的应该没关系,也因为便宜,才一块钱一条。回家后轻轻跑到我妈身后,说,妈,看我给你买的礼物。我妈转身一看,“啊”地一声,炒菜的勺都给丢了。教训,自然是少不了的。

还有人说,人家能捐就不错了,残疾人不能太玻璃心。郑大一心理学专家也说,残疾人作为弱势群体,心态比较敏感,所以慈善组织在向他们表达爱心时,一定要注意方式。但这其实是人之常情,和受助对象属于哪个群体没半毛钱关系。“美丽冻人”的爱,恐怕多数人都消受不起。哪怕是情侣之间,在平安夜或情人节,也只是送花送苹果,估计不会有什么人想着送超短裙。

算不算公益捐赠不能看表象,而是要看发心、评效果、算成本。就发心来说,首先要考虑能不能满足捐赠对象的需求,而不是看能不能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当然,这两者是可以交融在一起的,但是有先后主次之分。现实中,有很多企业做捐赠是为了给自己减库存,做品牌,甚至是推销自己的理念,比如前一阵子某企业负责人就一次性向一小学捐赠十万册弟子规。

冬捐短裙,夏赠棉衣,公益捐赠为何如此美丽冻人?

2014年,郑州残联下发的温暖

就效果而论,要从物质和心理两个层面衡量。冬捐短裙、夏赠棉衣,物质层面没有满足,心理层面也没让受助者感到被尊重,反倒有种“被施舍的感觉”,那还能算公益捐赠吗?而且,就不能换季发放吗?郑州残联曾解释,换季发放容易发霉,也没有仓库。我不知道这能不能解决,但至少,募资不是乞讨,不能照单全收,何况即便是乞丐,人家还可以不食嗟来之食呢。

国际残疾人日曾有过这样一句口号,“没有我们的参与,不要做关于我们的决定”,这也适用于衡量公益捐赠,“没有我们的同意,不要送我们不需要的福利”。咱不要求公益捐赠是雪中送炭了,最起码不能是雪上加霜,让人感到阵阵寒意啊。可如果官办基金会或政府部门只拿捐赠数目做政绩,“美丽冻人”就会经常发生。

就成本来说,没有所谓的“无偿捐赠”、“零成本公益”,物资的运输、储存、发放和管理都需要成本,将有限的资源用在处理不合标的捐赠上,只会导致低效和浪费。而且,企业将多余的库存物资捐给基金会还可能获得减税凭证,所以这种“无偿”,也是要打上问号、要算一笔细账的。

岐山当地就这一事情表态,说已和当事人沟通,正在反思发放人员的“工作不细心、责任心不强,没有把为残疾人服务的事情办好”。但在我看来,这相当于让“临时工”背黑锅。因为错不在工作人员的发放,而在捐赠事宜的洽谈。那家企业到底捐赠了多少物资,是不是受助对象真正需要的,接受方要为此支付哪些成本,这都需要岐山当地和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的信息公开。

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在行业誓言中提出“不伤害”原则,其实公益也是类似,不让受助对象受到伤害或者寒心,应成为公益捐赠的底线。要保证这一底线不被突破,就需要受赠方对找上门的企业捐赠做出专业评估,政府部门和官办基金会更应如此——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暖心的。

冬捐短裙,夏赠棉衣,公益捐赠为何如此美丽冻人?

*本文为NGOCN原创(公号:ngocn04),作者韩青。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网站:www.ngocn.net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