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拽上公益的手,百度可放心地吃人血馒头?

拽上公益的手,百度可放心地吃人血馒头?

百度又一次定义了无耻,开始出售病友吧吧主。这两天,血友病吧的网友到处发帖,说原来的贴吧吧主被无故拿下,新吧主换上了一个所谓的“血友病专家”,直斥百度这是在吃人血馒头。

卖贴吧吧主,百度已经干了一年多了。

从去年年初开始,游戏吧、留学吧、乐器吧、地区吧等类型贴吧接连被卖,连病友吧都不放过。只不过这次有人大声喊了出来。根据知乎网友ytytytyt的统计,目前近半数的病友吧已被出售。有的是被野鸡医院承包,有的是被广告平台承包,还有专家承包、组团承包、网站承包等。

图片来源:知乎


不过,“卖贴吧”、“卖吧主”只是一个俗称,按百度官方的说法,这叫“合作运营,共同管理”。针对血友病吧友的声讨,百度官方今天做出正式回应,说是“为提升贴吧的内容质量和用户体验,针对部分垂直和专业领域贴吧,尝试专业机构与吧友共同管理的模式”。对网友来说,管理效果可能不明显,广告效应是出来了,不少疾病吧主页上都打满了相应广告。

以血友病吧为例,新吧主今早发了一则声明(现已被删),指该贴吧会启用专业顾问团队,这一举动可谓跟百度的专业管理暗合,可是这些专家都是什么人?据了解,其中一个名刘陕西的是血友病病友圈里有名的骗子,在新吧主上任后,举证刘陕西行骗的贴也跟着被删了。


做广告,本来无可厚非,但原来的贴吧网友披露,那净是些虚假医疗广告,都是在骗病友的钱。中国血友病患者有十万人,虽然卫生部在2012年就已明确血友病临床治疗路径,但那个“血友病专家”还是在整天宣扬中医治疗血友病的疗效,就这样的人还成功上位,变身吧主。(注:现在这个专家的帖子已经全部删除,包括11日由他本人发布置顶的那则百度官方声明。)

虽然血友吧的网友很愤慨,但从协议来说,百度是可以更换吧主的。《贴吧协议》第3条,百度贴吧所有权、经营权、管理权均属百度公司。第24条,吧主的任期不限,由百度贴吧管理组负责执行吧主的任免。第54条,本章中规定的考核规则不包括吧主其他原因被免职的情况。仅凭这三条,百度就可以任免任何贴吧吧主,不需要做出丝毫解释。

当然,有人可能会说这是霸王条款,是流氓协议,可人家就流氓了又能怎样?百度现在还只是卖个吧主,根据协议第19条、第20条,用户在百度贴吧发表的作品,百度公司有权转载或引用,而且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免费地、永久性地、不可撤销地、可分许可地和非独家地使用的权利。如果你的作品被其他公司侵权了,百度还可以帮你打官司,赔偿全归百度。

虽然说中国的几个互联网巨头都有或多或少的霸王条款,但直接将用户的著作权都变成自己的,恐怕也就百度一家干得出了。可给人做嫁衣又怎样,咱们不是照样聚在贴吧里玩得很嗨吗?

根据2015年8月的数据统计,百度贴吧创办十多年来,已成为最大的中文社区,月活跃用户超过三亿,主题吧超过千万个,并以平均每日新建1.7万个吧的速度增长,移动端数据快速增加。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百度贴吧单独上市,市值可能超过陌陌和微博的总和,达到上百亿美元。不过如为整个公司“连接人和服务”的战略考虑,短期之内可能不会分拆。

但不分拆不代表不能变现,即便有商业价值的贴吧只有十万个,以平均每年一万的费用承包出去,净收入也有十个亿。病友的呐喊和声讨,抵得过这个利益的诱惑吗?

还有网友拿企业责任、商业道德说事,希望百度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回顾百度的发家史,他就是靠吃人血馒头一路走过来的。从一开始的关键词竞价排名,到打竞争对手谷歌的黑报告,再到建立涉嫌侵权的百度文库,发布难以卸载的百度杀毒,百度何曾考虑过道德?

百度贴吧吧主出售和关键词竞价排名有异曲同工之处,而之前竞价排名的收入一度占到百度收入的八成,其中三分之一又是来自“点一次十几块”的医疗广告,甚至连“性病和癌症治愈率100%”的关键词都可出售。这些广告,多是由包治性病、不孕不育等莆田系民营医院投放。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就曾公开表示,“2013年,莆田的民营医院就在百度上做了120亿元的广告。”

莆田大战百度


这不,质疑一来,百度贴吧就宣布已经与中华儿慈会、天使妈妈基金会、罕见病关爱中心等专业公益机构达成合作意向,给病友提供更专业的服务和帮助,血友病吧也转交给北京血友之家罕见病关爱中心接手。公益人士二毛评论,在环保领域,污染企业找环保组织合作被称为“漂绿”,百度现在这样的危机公关,相当于“漂白”。

面对百度递出的合作之手,公益机构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更何况促使百度改变不就是我们都期待的结果吗?借助信息的力量,为病友服务,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但我们要小心,这双强大还滴着血的手,公益机构是否能hold住?

当大家在庆祝胜利时,血友病吧原吧主山东老八路似乎看得更清,他在评论中写道:“百度要是真诚改错,直接恢复原血友病吧管理人员的权限就可以了。但现在百度正在寻求有脸面的另一种途径解决,不是真诚的改错。”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韩青。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