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曾金燕:女博士打脸ayawawa,人有优雅地性交的权利

曾金燕:女博士打脸ayawawa,人有优雅地性交的权利

关注NGOCN,公益视野大不同
 
编者按:ayawawa是一个“爱情婚姻咨询”的公众号,靠一套MV(婚姻市场价值)和PU(亲子不确定性)理论教女性如何在两性关系中保值、增值,说白了就是教女人如何“科学地”取悦男人,这套理论为ayawawa带来了大批信徒,也使其名成利就。
 
当然,不屑于ayawawa理论的也大有人在,近日ayawawa更因“吞精预防先兆子痫”的言论成为众矢之的。在ayawawa理论中,女性的价值和地位是靠满足男性需求来实现的,性和生育更是重要的利益交换手段,这一逻辑下,“吞精”等观点不仅使保守者恶心,更使女权者愤然,这是将性和女性工具化的“不雅”。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可以如何优雅地性交?
 
关照自我之优雅地性交
作者:曾金燕
性冲动是身体的原初物理变化引发的行为,还是灵魂在身体这物质世界寻找的一个实现自我的媒介,抑或是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相互激发在身体上的直接表现?性活跃的今日中国,被困在性冲突和亲密关系纠结中的人们寻找各自的出路。
 
所谓大师在民间,有人宁可舍弃「正常」的社会生活也要追求极致的性交和情色体验,有人宁可舍弃自我也要一个「正常」、「完整」的家庭生活,更多人是徘徊在想象的和现实的两者之间。每个人眼中的性交意义都不相同,通过此文你也许可以走到优雅地性交的门口。优雅不仅是形容你性交的动作,而且是形容你性交的灵魂状态。
 
这样说来,似乎灵魂高于肉体?肉体与灵魂的二元论千百年来统治着世人对身体的态度。先是宗教,然后是知识、科学、语言,出于认知和分析的需要,将肉体剥离于灵魂的存在,将前者视为动物性的、道德低下的、使人堕落的、低等的东西。女人和魔鬼被长期视为肉体的化身。灵魂则被视为舔舐,是人作为个体的主体与代言人。它也暗含了非理性与理性的区隔,将身体和情感归为非理性的范畴。虽然精神分析的对象是意识与潜意识的活动,但日常表达里「精神」有纯粹理性之嫌疑,「灵魂」一般可以指涉到心灵和情感的层次,正如古希腊语灵魂θυμός 所指的是情绪、感受和思想所在地。但在日常表述中这两个词常常被混用,本文也基本不做严格的名词区分。
 
另一种显著的社会态度是高度重视身体的作为人的代言形态,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去塑造肉体,将身体展示转化成一种物理形态的资本,在社会交往中换取其他资产,直接的有金钱,间接的有各种社会上升机会和隐性的长远投资。
ayawawa出的书
 
以艺术的眼光看性交,我会强调此时此地此身此意,也就是说,身体和精神在肉体的物理形态上互文互现,不可分割,更进一步,身体是灵魂、思想、行为的直接体现,而我们所要做的,是敏锐地识别、回应身体发出的信息,从而关照自我。
 
性快感度 
性玩具可以使使用者﹣无论男女﹣抵达人体交合无法抵达的快感程度,这在社会学报告、工作坊参与者自述和诸多的文学、电影作品中都有印证。
 
性玩具不仅是性用品市场出售的五花八门的商品,它更是日常生活中随处可及的物品:枕头、书、凳子、自行车座、黄瓜、具有震动功能的小设备等等。美容院和养生机构许多昂贵、私密的保养项目,实质上也是通过按摩、抚摸或电子产品刺激非生殖器的性敏感部位来制造愉悦感,从而留住顾客。转化日常物品为性用品的过程,考验你的想象力和实验精神,核心要素是找到或创造软硬合适的用具、以及提高取悦自身的手艺。
 
中国成人用品市场正蓬勃发展
 
性玩具成为流行的辅助生活方式,可以解读为现代社会个体对肉体关照程度的提高。性玩具成为流行的主要生活方式,它指向关照自我隐秘的对立面:现代社会人类对作为生命体的肉体隔离加剧,精神甚至站到了肉体的对立面,个体将兴趣投向了机器和物质对象,可以舍弃与人建立社会关联。
 
即使性玩具已经可以令你抵达快感的巅峰,依旧阻挡不了身体寻找另一个生命体的渴望。什么导致你与另一个生命体交合过程中性快感的缺失或减损?过分地关注生殖器本身。这暗含三层意思:性愉悦可以通过其他非生殖器部位快速地抵达;性快感不仅仅产生于具有性交意味的动作;性愉悦可以通过其他非接触性的行为抵达。
 
古希腊哲学家们反复地讨论饮、食、性三者快感的享用, 亚里士多德认为这三者生理上的共同点都是通过接触和抚摸的快感实现。肉体亲密产生快感典型的例子是婴儿与成人的关系。尚且不提婴儿吃奶吮吸乳头引起子宫收缩带来一系列的快感。婴儿的手触及成人皮肤,成人对婴儿的抚摸,带来快感并增强肉体之间的亲密。母亲在这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
 
但如果人类及早理解这一点,孩子出生后父亲通过抚摸触碰、参与照顾婴孩工作来建立、确定自己与孩子相互的联系,从而形成亲密关系,也许父亲们就不必如此焦虑地通过姓氏来确定孩子的归属。缺席婴儿、儿童照料,缺乏对肉体亲密的认可,与孩子建立越来越抽象化、所谓高级智力活动的外在关系,造成情感和心理上的疏离,父亲们直接承受了肉体/精神二元论的伤害。为了自我保护,又在亲密关系里建立、捍卫女性低等、肉体低等的控制观念和手段。
古希腊的彩陶
 
回归到成年人的性活动,触摸担当了肉体亲密的关键桥梁。哪怕只是纯粹的性交──如果你尊重对方是有生命的人的话──也需要性唤起过程,是一个和爱情一样的套餐。有些人可能要反驳说,性工作从业者需要精密计算时间,抚摸似乎成了不专业的有争议的做法,这得另文再阐述。性唤起有很多路径,用手或嘴唇抚摸对方的皮肤,是简单的方法,却能达到高度的愉悦。抚摸关乎的是肉体亲密,不排除其他边际效应。慢慢地,你的手试探对方皮肤的温度、湿度和柔软程度,可以判别对方血液、呼吸、脉搏的速度,从而得知对方性交准备的程度和发现新的性敏感地带。感知对方的身体由你的手牵引带来的神奇变化,无疑增强你的自信和愉悦,愉快放松的情绪也带动你的身体产生性回应。慢慢地,你的手在对方皮肤上滑动,可以阐释为一种询问,一种关心,一种理解,一种原谅,甚至一种承诺。这触摸,弥补了言说的挫败。
 
语言对身体的背叛不易觉察。词不达意,揭示了词语操控人类而非人类掌控词汇的真相。使用词语表达思想,首先就进入了词语已经承载的历史含义和现实含义,它制约着新思想和情绪的突破表达。词语的使用惯性,形成无所不在的隐形的、体制化的、强制性的力量,规训着词语使用者的观察、思考和表达。人类在物理世界感知的多样化,远远丰富于一般人的词汇所能描绘的世界。述情障碍者的大脑在识别情感互动和向别人表述情感方面存在困难,但身体却能敏感地接受外部情绪信号并做出强烈反应。
 
语言还具有阶级性,《阿黛尔的生活》里,阻碍阿黛尔和艾玛爱情的,并不是她们的同性恋身份和个人志趣,从根本上说,是话语。中产家庭出生的艾玛掌握了出色的言辞能力,工人家庭长大的阿黛尔拙于言语沟通,她的身体语言在导演大量特写镜头下,丰富动人。学美术的艾玛捕捉到阿黛尔的身体语言,和阿黛尔有了刻骨铭心的爱情以及无以伦比的性爱。梦想办展览的艾玛,极力靠近依赖语言为生的艺术评论圈子,致使少言的阿黛尔在社交活动中显得格格不入。看不见不善言辞的阿黛尔的身体语言,艾玛和阿黛尔最终走向分离。
 
使用性玩具,与物产生关系,你是主动的一方,未来的可能性一目了然。然而,与另一个有灵魂的生命体性交,说不出口的危险令许多人望而怯步。和陌生人上床,肌肤相亲触及你饥渴的皮肤和孤独的心灵,生出信任和情愫怎么办?和性工作者做爱做得好,爱上对方而对方不爱你,怎么办?和朋友、情人性交,身体的交流使你们原有的语言障碍打通,沟通越来越顺畅,对对方产生身体与心灵的依赖,怎么办?
 
性交对身心交流的建设性功能,可以使双方形成特殊的默契,达到精神上的优雅、从容。而性爱越默契,外在的社会规范越不重要,做爱的技术有可能越好,也可能越来越异化,反过来进一步巩固双方的关系。「泡妞泡成老公」的奥妙大抵如此。
 
性活跃度
当下中国道德秩序的改变为中国人的性生活进入空前活跃做出铺垫。警察并不可怕,熟人的眼光才是无孔不入的监控力量。随着进城的人口迁徙大潮,原本生活在父母、亲戚、朋友、邻居眼光下的人们,到了陌生的他乡。
 
尚不提酒店旅馆的发达便利,日常居住空间也从传统的「单位」房到独立成套不知邻居是谁的单元房或各种相互隔断的独立空间,促成了学生、打工者以及其他流动人群「大隐隐于市」的洒脱。人口流动带来另一种变化是,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家庭成员、亲密伴侣长期两地分居。维系伴侣关系的过程中,自慰、临时性伴(床伴)、援交、电话网络性爱、多个情人和与性工作者交易,成为异地伴侣越来越可以接纳的一部分。「不问、不说」是许多伴侣对婚内多元性活动的默认规则。传统建立于地缘和血缘基础的道德秩序,在人们日常行为中的约束力大大降低。
 
不过,在一个社会结构不平等、社会性别偏见严重、社会阶层上下流动困难的中国,性被开发成一种资本,跟物质交换、社会升迁和安全保障的关系更为密切。
 
电影《光棍儿》的女主人公二丫,靠和村里多名光棍的性交往换来的钱,支持儿子念完大学。改革开放后,压抑了几十年个性的中国人艷羡西方的性自由,并努力学习和实践。但是,中国的性自由和西方社会的性自由具有结构性差异。中国缺乏基本的社会保障,女性获得平等就业及收入机会受限,再加上体力﹣脑力劳动者的工资存在鸿沟性差别,导致中国人的性和物质利益的结合程度严重高于西方社会。
《光棍儿》剧照
 
纪录片《恋曲》主人公惠子,在所谓的「剩女」年龄段27岁到来之际,卡在了在一段尴尬的感情中。她发自精神需求的情感,不免还是要落地。她恨自己当年不爱读书,因此不能选择更好的工作,只能在KTV之类的娱乐业从事非性工作的服务。外貌娇好的她,工作表现越好,越要抵挡各种诱惑。最后她恋上了一个花言巧语、有了家庭孩子、不算富豪、也不帅气的顾客李维特。同居后她想要婚姻或者房子作为情感的保障,结果两者都无法获得。身处一个视她的才貌和价值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打折的社会,惠子无法将自己的性与婚姻、物质切割,这导致了她所有的痛苦。
 
李维特不帅也没许多的钱,他在离婚证书问题上屡屡欺骗惠子,花言巧语地哄惠子开心。他和惠子之间,是有一种「情感」上的相互满足和依恋。李维特舍不得离开惠子,但看自己和惠子出游的照片时,说自己是癞蛤蟆,惠子值得去找更好的男人。他自省的瞬间,点出性的另一个秘密。性欲的表达最能体现一个人的整体人格。看见美丽的女子,被对方吸引──是不是爱现在说还为时尚早──自己内心深处是自卑的、胆怯的,还是自信的、大气的?见到赏心悦目的对象,眼神是喜悦的分享欲望还是猥琐的占有欲望?虚荣的不自信的人,容易抓住对方不放。和与妻子相处时的默契自如相比,在惠子面前,李维特想要留住惠子,却又有一种深刻的不自信,于是占着她,拖延着维持,隐形暴力在分手过程中尤其明显。
 
李维特带着惠子在生意伙伴们面前晃荡,他没有意识到虚荣如何深刻地伤害了他和惠子的性关系。男人之间和男女性活跃者之间的有一种常见的亚文化,相互吹牛谁的性交对象多,以证明自己的「男子汉气概」。对他们当中不少人来说,性交对象数量之多已经失去了丰富的意义,因为上床性交模式千遍一律,在猎取追求高数量时,失去了倾听对方身体多样信息的耐心、时间和精力。为何如今政府官员们、某些老板和教授们没有几个情人就似乎是「权力不够大」、「资金不够多」、「学识不够广」、「个人魅力不足够」?性交活跃成了他们彰显个人权力和资本的窗口,一种「征服者」胜利姿势的昭告。
 
李维特面临的诱惑,和大叔们面临年轻女孩的诱惑有异曲同工之处。大叔们经历了着装单调个性抹杀压抑的文革。在彰显个性和肯定物质的今天,无时不刻受到具体到服饰、发型、妆容,电视、电影等等媒介发出的诱惑。而此时的他们和当年被压抑的自己相比,已经有了物质基础来回应他们蠢蠢欲动的欲望。于是在性活动原本相对稳定的阶段,却进入了格外活跃的躁动期,成为年轻女孩们的大叔。有能力的女性越来越多,年轻的男孩们也大受欢迎。
 
在性和其他资产的交换结构中,除了金钱物质升迁机会和安全保障,还有一个被附带交换的是关于青春美好的错觉。这部分揭示了《1980年代的爱情》类型的电影深受女权主义者批评的同时受另一群人热烈欢迎的道理。 在这种影片中,性的隐喻是富有创造力和可能性的年轻人(片中人物)向失去创造力和性活跃能动性者(无能为力的观众)表达纯情、专一和无条件的自我牺牲的「爱情」,进而将观众重新带回到青春期性冲动、重新获得对生活好奇的能力和事业上再创造的能力的单薄幻觉。性是超越人类理性控制的异在,性冲动可以冲破、摧毁、重构一个人的自我。善加引导,它有可能打破语言、思维、经验和想象的局限,使得侷促短暂的人生进入哲学意义上的无限:即打破有限。失去性交做爱的兴趣无疑是一个消极的信号,意味着内在自我的停滞发展,个人陷入无聊的潜在危险。难怪乎无论怎样微弱的救命稻草,能够抓住往前挣扎着走一步,增添个人魅力,李维特们都在所不惜。
 
重建性自由
她/他/ta想要成為光明之神、文艺之神、真理之神、瘟疫之神、神谕之神阿波罗那样的具有人性的神。阿波罗保护音乐家(韵律)、诗人(文才)、和射手(力量);多才多艺,容貌俊美;从不说谎,光明磊落;非常聪明,通晓世事,能预言;传授医术,心地慈悲。在性別多元的社会,性作為不可驯服的內在动力,引导ta走向创造无限的人,大写的人,具有神性的人。在走向神性的路上,ta浑身散发出性感魅力,还有什么比引导性的能量更道德之事吗?
 
优雅地性交,是对将性交活动和物质生活及社会生活过分密切联接的批判。离婚率高固然是个人自由和性自由的一个指标,但多个性伴侣和多个前妻/前夫还是两种概念。将性交活动与物质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利害关系剥离,回归为身体本身(肉欲及灵魂欲望的结合,所谓的浪漫爱),是重建性道德、享用性快感的关键。
 
福柯在《性经验史》第二卷中回顾总结了古希腊哲学家们对性快感享用的三个策略:制造快感的需求和提高快感满足的程度;在道德、科学和技术层面把握实践快感的恰当时机;根据性行为双方的年龄、性别、个人条件的不同而调整性行为准则。性自由需要:
「技艺」(technē)或修养(practique),也就是一种本领,在兼顾一般原则的前提下在适当的时机、背景下根据自己的目的采取行动。因此,在这种道德形式中,为了把自己塑造成伦理主体,个体不是通过把自己的行为准则普遍化,而是通过一种使自己的行为个体化并不断调整行为的态度与追求,它们甚至可以通过这一道德赋予他的合理而审慎的结构让他光彩夺目。(Foucault, 2005, p. 147)
 
将性交活动与物质生活和社会生活相对剥离,回归为肉欲和灵魂欲望自身的需求,即免除将性作为交换资本的权利,也免除性交承载的过分沉重的社会责任。
 
福柯总结的三个策略在今天依旧十分有用。关于快感的需求,普遍的一种态度和经济学原理类似,是通过节制和平衡,来提高快感的飢渴感和满足程度。物以稀为贵,天天吃鲍鱼,也不觉得鲍鱼有多么难得美味。另一种先锋类的人物,如艺术家和对情色别有造诣的人士,则以孜孜不倦的实验精神通过不断地打破禁忌和开创新领域,来制造快感新的需求层次。恰当的时机,因人而异的准则,对个体的认知能力、动手能力和主动性有基本的要求。首先要避免对行为后果毫无准备的、对避孕措施和受孕后果不能负责任的、和违背他人意志的性交活动。实现性爱的沟通功能,使得性爱的默契和技术相互促进,诉诸于质量而非简单数量的性交质量,藉助精神上的优雅来推助性爱技术,才能实现真正的性自由。
 
本文作者系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博士候选人,中国独立纪录片研究会发起人
 
参考目录
Ding, Y. (2008). Transitions and New Possibilities of Sex Work: Xiaojies’ Perception of Work and Way of Life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Eisler, R. (1996). Sacred pleasure: Sex, myth, and the politics of the body--new paths to power and love. HarperCollins.
Foucault, M. (1972). The Archaeology of Knowledge and the Discourse on Language. New York: Pantheon Books.
Foucault, M. (1978). The History of Sexuality: An Introduction. (R. Hurley, Trans.) (Vintage Books 1990, Vol. 1). New York: Vintage Books.
Foucault, M. (1979). Discipline and Punishment: The Birth of the Prison. (A. Sheridan, Trans.). New York: Vintage.
Foucault, M. (1985). The Use of Pleasure (Vol. 2). New York: Vintage.
Foucault, M. (1988). Technologies of the Self. In L. H. Martin, H. Gutman, & P. H. Hutton (Eds.), Technologies of the Self: A Seminar with Michel Foucault (pp. 16–49).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
Foucault, M. (1990). The Care of The Self. (R. Hurley, Trans.) (Vol. 3). Penguin Books.
Foucault, M. (2005). 性经验史. (B. She, Trans.) (增订版2009 ed.).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Foucault, M. (2011). The Courage of Truth. Palgrave Macmillan.
Gedun Chopel. (1992). Tibetan Arts of Love: Sex, Orgasm & Spiritual Healing. (J. Hopkins & Dorje Yudon Yuthok, Trans.) (Kindle). New York: Snow Lion Publications.
Goldenberg, N. R. (2008). 身体的复活——女性主义、宗教与精神分析 Resurrecting the Body: Feminism, Religion and Psychoanalysis. (J. Li & X. Gao, Trans.). 北京: 民族出版社.
Ning, Y.-B. (2002). Is Sex Work really “Work”? - Marx’s Theory of Commodity and the Social Constructionism of Sex Work. Taiwan: A Radical Quarterly in Social Studies, 46, 87–139.
Ning, Y.-B. (2004). Sex Work and Modernity (Second Essay): A Goffmanian Interpretive Analysis. Taiwan: A Radical Quarterly in Social Studies, 55(3), 141–224.
Ning, Y.-B. (2006a). On Mutuality of Sex, and Reciprocity of Sex Trade. A Journal for Philosophical Study of Public Affairs, 18, 151–174.
Ning, Y.-B. (2006b). Sex Work and Modernity (Prelude): Modern Self and Its Conditions. Taiwan: A Radical Quarterly in Social Studies, 53(1), 85–143.
Pei, Y. (2013). 欲望都市:上海70后女性研究.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Shilling, C. (2012). The Body and Social Theory (Third Edition). Los Angeles, London, New Delhi, Singapore and Washington DC: Sage.
Turner, B. S. (2008). The Body and Society: explorations in social theory. Los Angeles & London: Sage.
Zhou, J. (Ed.). (2007). 20世纪中国词汇学.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曾金燕。如需转载,请联系 请联系微信公号GiveNGOA5 。品牌及业务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