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民办县级养老院真的这么可怕吗?

民办县级养老院真的这么可怕吗?


5月25日,河南鲁山县康乐园老年公寓发生大火,导致38位老人丧生,再次将公众的视野引向农村养老现状:这样的惨剧为什么会发生?事发后不少人责怪出事民办养老院及工作人员“不负责不作为”,真的吗?大部分收容对象是没有子女的五保老人,许多地处县郊或乡村民办养老院几乎没有盈利创收能力,它们究竟如何筹资、运作,发展境况又如何呢?

NGOCN采访了青海省海东市民和县第一家民办养老机构——民和县永平老年公寓的创办者李晶。作为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县级民办养老院的一线运营者,她与我们分享很多我们不曾看到的民办养老院的细节与真相。

永平养老公寓(图片来源:养老网)

现状  

政府有25万财政拨款,政府首先会有一个评估,这个评估特别严格,在软件、硬件、入住地方面都有要求。我们养老院是从2012年12月开办的,2013年才拿到民政局登记证,目前有33个老人,但我们至今没有拿到这25万资助。但我个人来说,这也是一个民营养老院成长的过程。

民办养老院的基础设施特别差,没有钱去发展基础设施,一般有钱的老人很少去住养老院,养老院通过收取费用来“增收”是不可能的,一般到我们养老院来的都是五保户、低保户,没有得到保障的老人。得不到外界经济支持,我们的设施也是完全上不去的。

 

(图片来源:养老网)

我们的养老院设在一所医院里面,采用医养结合的模式,入住率比较高;如果单纯开办养老院,入住率就很低,有一些养老院甚至只有三个老人。目前来说,我们对每个老人收费比较低,政府也有购买服务,有四个长期在县城流浪的乞讨人员,患了精神病,没有地方住,县民政局就送到养老院,三个人一个月总共六千块钱。其它人的收费最低是三百五十元,一般都是残疾的,患有精神病的,家人没有办法料理的,患上老人痴呆症的,还有五保户。

我们的服务包括住宿、护理,因为老人会一直在我们这边终老,所以现在也在慢慢发展善后处理、临终陪护。我们这边有两家政府养老院,也是收留了一些五保老人,这两家养老院护工特别少,因为我们采用医养结合的模式,有医疗资源的优势,一些没有医疗条件的病人也会转介到我们这边来。


永平是当地非常少见的有医疗设施能力的养老院(图片来源:养老网)

养老院一线人员如何看鲁山事件后的争议? 

鲁山火灾的事情发生,肯定会有争议,大家会有质疑、批评也很正常。听到这件事我特别的心痛,一是为老人心痛,另外一个是为开办人心痛。这可能也是基础设施没有办法的原因。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办法。

我常常跟我们的护工讲,人的安全肯定是第一。如果你把老人当成家人,当成你的母亲,你一定不会忘记要把电闸关上。这不是为做而做,这是自然的。


(图片来源:养老网)

要避免鲁山火灾的事情发生,我们真的需要一些资金。我现在还身兼另一个公益机构的秘书长,打算把养老院和公益机构联合起来,向政府申请购买服务,另外申请基金会的资助。如果有钱增加防火设施,改善入住环境……因为现在环境确实不是很好,需要政府和民间更多的投入。有了资金,我想更多地关注政府资助的盲区,譬如不享受五保低保的老人。

另外还需要人力资源,提高护工防火防灾的能力和意识。护工不能够连消防栓怎么打开、怎么报警都不知道,这样怎么照顾老人?我们是一定会做消防演练,另外会规定不能让老人接触明火,使用电设备也要在护工陪伴下使用。灭火器也会尽努力去配备齐全。

 

乡村民办养老院的故事:“家的感觉”与“人的尊严” 

我们非常努力地让所有老人有家的感觉。我们有一个老人,已经八十四岁了,从13年1月开始一直都在这里住。老人有老年痴呆症,情绪很波动,甚至会想到自杀。他的三个儿子都在外面工作,没人照顾,所以就送到我们这边。刚开始来对我们很排斥,但是现在,逢年过节儿子要接他的时候,他会不乐意,说“我不能离开我的家,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们有个老人,每次他要离开我们养老院,就跟我讲“你在家里要把家守好”,我特别的感动,觉得他们跟自己的亲人一样。

我们曾经会设很多“规定”,几点几点干嘛,比如说以前有规定说几点吃早餐,但是我们发现这只是更多地想到自己,只是因为“我们需要老人干什么”,而不是“老人自己需要做什么”,这不是一种“以人为本”的思路。现在我们是,他今天愿意干啥,护工就配合他们干啥。因为家就是这样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生活在民和县养老院的老人。图文无关。(图片来源:网络搜索)

还有一个患了精神病的老人,常年流浪,民政局和派出所把她送到我们这边来。医生护工看到她的时候,身上穿着三十一件衣服,我们都是用剪刀把她的衣服剪开,特别瘦。光给她洗泥就洗了四十分钟,换了一件新衣服。她一开始特别排斥,大小便都拉在床上。但是我知道那只是过渡阶段,也不强求她。她一直生活在那种环境,如果不随着她,她的病会越来越严重。她唯一一点不一样,不跟人说话,但是现在,看到我会掰一半水果给我,附近的老人结伴过来探望,看到都会觉得很惊讶。所以把她当做人,就会让她自己感觉到有人的尊严。

其实老人最想的还是在家养老。我遇到过的一个老人,亲人都死了,儿媳妇也改嫁了,一个老人带着三个孩子。你想他还要养孩子,何谈养老。所以最缺还是钱。我这边有一个老人,他得了重病,说他就是想回家,跟我说“我就是想回家,哪怕死在家里也可以。”后来我们就带他到他家附近一带转了一圈,第二天就过世了。想到还是觉得很心痛。

我想,其实居家养老还是最合适的。老人最终还是想回家。


 

➤ 李晶,青海民和残障人士医疗康复保健中心和青海省民和星光救助会的项目执行和项目管理员,参与并主导执行了在西部贫困少数民族地区的参与式综合能力建设和赋权项目。2012年12月创办青海省海东市民和县第一家民办养老机构—民和县永平老年公寓,目前主要负责公寓的日常管理和其他公益项目的筹资和运作。

➤ 民和县永平老年公寓,2013年6月在民和县民政局注册登记。用力关注、改善和促进偏远贫困地区老年人的福利、服务和权益;全力以赴、尽心尽职,努力为入住老人营造一个美好温馨的家园;让每位入住老人真正体验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为,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