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NGOCN > 自杀不是留守儿童最惨的结局

自杀不是留守儿童最惨的结局

毕节又出事了。为什么说又:

 

2012年3月

贵州毕节市织金县八步镇小学生食用营养餐后出现大批身体不适的症状,86人送医院治疗。就此事件,官方称之“疑似食物中毒事件”,并进一步解释为“群体性心因性反应”。

 

2012年11月

贵州毕节市5名儿童被发现死于毕节一处垃圾箱内,这些孩子躲进垃圾箱是为了避寒而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这些孩子最大13岁,最小约7岁,多名村民称,毕节官方在对垃圾箱做了相应的措施,让人无言的是冰冷的“严禁人畜入内”5个大字。

 

2014年4月

4月21日8时40分,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公安分局小吉场派出所接到报案:小吉场镇南丰村发生一起强奸案。民警赶赴现场调查,并于当日将嫌疑人黎某抓获,后被依法逮捕。据受害女学生家长统计,至少涉及12名女生,最小者仅8岁。受害女生大部分是留守儿童,家长常年在外打工。据学生家长统计,受害学生至少12人,分别涉及二、四、六三个年级。

 

2015年5月

贵州毕节大方县瓢井镇中寨村小学学前班多名幼女被猥亵,5月12日,学生家长找到学校校长理论,但被告知需要证据,否则自己承担后果。次日,部分受害家长专程把孩子送往毕节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基本上都是阴道口充血、处女膜撕裂和发炎。”5月14日,4名受害儿童家属前往瓢井镇派出所报案。

这一次,4名留守儿童疑喝药自杀。多名村民称4个孩子是一家的,其父打工,母亲3年前“被人拐跑”,爷爷奶奶已过世,外公外婆年纪大了无法照顾孩子,只剩4个孩子在家中。亲属称1个月前,4个孩子因没有生活费辍学在家,家里唯一的食物是去年的玉米。平时,孩子们将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筛子筛干净,就凑合吃了,“因为太穷了”。孩子们生前没有和他人闹过矛盾,其父虽留了联系电话,但一直打不通。

留守儿童、唯一的食物是玉米、父母缺位,贵州毕节又一次戳中了全国人民的泪点。

事件刚出现在大众视野,就与2012年冻死的五个孩子联想起来了。

据人民网2012年的报道,5名儿童垃圾箱避寒致死事件发生后不久,贵州省毕节市委、市政府日前决定设立留守儿童关爱基金,市、县(区)财政每年拿出经费约6000万元用于保障留守儿童的学习和生活。这6000万/年到底做了什么?后未再见到有相关报导,在毕节市民政局官网上,也没有找到该“留守儿童关爱基金”的任何消息,这引起了网友们的质疑。

而每年都会被媒体拿出来谈一谈的“事实孤儿”——失去父母的经济抚养,同时也享受不到孤儿国家救助——也在一系列的报道中逐渐清晰:“事实孤儿”+留守儿童,这四个疑似喝药自杀的孩子,在底层的底层,因为政策的缺失,得不到相应的救助和关怀。

除了对于基层政府工作的质疑,公益机构的缺位也成为了大家讨论的中心。留守儿童服务一直是个“公益热词”,为什么儿童伤害事件屡屡发生的毕节,却没有看到公益组织的发声?

在毕节市民政局官网上可以查询到的6个慈善会,仅公布联系方式与捐款账号。183个全市性社团没有一个是面向儿童,更别说留守儿童。而民办非企业名单未有公布,只见管理条例中,仍是双主管登记制度——想要成立一个公益组织,先要找政府机关做“娘家”。

有传言称贵州毕节某些区抵制媒体抵制公益机构,真实性有待考察,但从全国政策环境来看,毕节在社会组织管理培育上政策实为落后。联想到《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征集意见时,NGOCN曾经采访过的四川尚明公益发展研究中心理事长郭虹,她说:“如果《管理法》真的实施,首先受到影响的是边缘山区和贫困地区的反贫困组织,例如在大凉山,在这些地区还没有政府购买服务,对困难人群、麻风病人群、涉毒受损人群等的救助和服务主要是国际机构在支持,服务资源包包括资金、技术、物资等主要来自境外。

未来,类似毕节等欠发达地区,公益组织生存环境是否会变得更恶劣?弱势群体是否会更弱势?留守儿童是否会仍然仅是一个“热词”?我们的孩子,真的能拥有更好的未来吗?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鹿柴。如需转载,请保留此声明及原文链接,并完整转载,注明:本文转自“NGOCN”,微信公号(NGOCN02)。媒体合作请联系yanggc@ngocn.net。
 

 

标签:

 



推荐 9